万人迷她只想做国师怀里的小咸鱼(李姝,徐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万人迷她只想做国师怀里的小咸鱼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花小璃

简介:她,21世纪洛城最受欢迎的女人。一朝穿越,成了月谷国人人皆知的痴傻大小姐。穿越后的李姝只想当一条快快乐乐的咸鱼,怎么总有渣渣搞事情啊喂!

角色:李姝,徐玉

万人迷她只想做国师怀里的小咸鱼

《万人迷她只想做国师怀里的小咸鱼》免费阅读

李姝,战功赫赫的华国特种兵兼洛城李氏理发店首席理发师。以一手出神入化的剪发技巧成为洛城最受欢迎的女人的她,死在了自己二十岁生日的前一天!

第二天,洛城早报上刊登了一篇名为《震惊,“洛城爱德华”死亡原因竟是这般》的文章,一时间,男默女泪,这篇文章连同李姝成为了洛城人民未来一个月茶余饭后的谈资。

无他,因为李姝是被活活气死的!作为一个冷静自持的特种兵,这是她这二十年最丢脸的事情。

当时,她正在辅导师傅家熊孩子数学作业。一道简简单单的题目来来回回重复了十几遍,说到第二十遍时,看到熊孩子萌萌且懵懵的表情时,怒火攻心,享年二十。

“都这个时辰了,那傻子还没醒呢!”

“可不是嘛,要是崔姑姑晓得了……”

李姝睁开眼,听到那一阵低低的不怀好意的笑声越来越远,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这都死了还需要勾心斗角?

看着这雕梁画栋的古风古韵的房间,她点点头,这居住条件倒是不错,浅蓝色绣着祥云的蚕丝床帘,光滑的白色绸缎做的被罩,就让她当一条只会躺着的咸鱼吧!

刚一闭眼,铺天盖地的记忆一股脑钻进脑子里。

这是一个叫月谷国的地方,与华国古代很是相似,她是月谷国侯府嫡女李姝,也是月谷国长公主的女儿,刚一出生就被封了元一郡主,赐国姓李姓,可谓极尽宠爱。

李姝出生时,有高僧断言:此女主魂缺失,若魂魄不得归位,便会痴傻一生。长公主表示不在乎,因为她会护女儿一世无忧。

但长公主在她满月宴上暴毙而亡,然后不过半年,继母杨氏入门,七个月生下一对双胞胎。

杨氏与侯爷本是青梅竹马,虽说侯爷本是一个穷苦书生,靠着长公主加官进爵,上演了才子佳人的故事,但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他面前提起长公主。

所以,长相与长公主有七分相似的李姝被丢在侯府最偏僻的角落和奶妈相依为命。

那几年正巧月谷国外忧内患,倒也没人会注意一个小小的元一郡主了。

后来她被寻了个为母祈福的由头送进白灵山的道观。所幸运气不错,羽田道长是长公主的闺中密友。

至少,当道长在道观里的时候,她也算是锦衣玉食了。

李姝长叹了一口气,大概是因为不同时空时间流速不同,这里的她才刚刚十五岁。

她突然想到曾经误入一片竹林,有个得道高僧告诉她她活不过二十岁。

“咕噜~”肚子发出一阵响动,她饿了!

认命的爬起来,大概是因为道长下山祈福去了,旁边金丝楠木做的桌子上只有一盘馒头,散发着阵阵馊味。

房间的另一边有一个带镜子的梳妆台,镜子里的李姝的容貌和前世的她几乎一模一样,只在眼角多了一颗若隐若现的红痣,倒是平添了几分妩媚。

台子上原先放着几两碎银子,那是道长给的零嘴钱,可以在道观外的小杂货铺里买到一些吃食。

那梳妆台现在干干净净,那碎银子竟不翼而飞。李姝只得去道观的厨房找些吃食。

刚跨进厨房,一根劈好的木头砸了过来,李姝一转身,躲了过去,木头砸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好几米。

“呆子,还不快过来烧火,站在这里和死人一样!”

李姝看了看说话的人,穿着一身粗布衣,头上簪着一根金簪,板着脸,凶神恶煞。她记得这个人叫徐玉,是道观里负责烧火的小道姑。

见李姝不说话,徐玉更加生气了。要不是李姝这个傻子今天起床晚了,她也不用碰这些脏兮兮的柴火了。

“你个呆子,让你烧火你没听见啊?讨打是吧?”

徐玉拿起一块柴火,就要砸过去,李姝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徐玉尖叫,柴火也掉在地上。

“你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帮你做?”

李姝盯着她,眼中散发着冷意。徐玉瞟到李姝幽深的眸子,不由有些害怕,赶忙看向其它地方。

“你……你,你个傻子……”

徐玉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顿住,眼睛瞪大,嘴巴微张,错愕的看向她,尖声叫道:

“你不傻了?”

旁边的人齐刷刷顿了一下便又若无其事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毕竟李姝傻与不傻与她们也没多大关系。

但徐玉不一样,她嫉恨李姝得到道长的赏识,仗着李姝是个傻子,明里暗里不晓得欺负了她多少回。

要是她把自己供出来怎么办?以道长的性子,这道观大概也容不下自己了。徐玉紧紧的攥着手,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

恶向胆边生,她拔下头上的金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恶狠狠刺向李姝的脖子。

众人惊诧,但离的太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见着簪子就要刺进李姝的脖子,有胆小者已经闭上了眼睛。

哪料到,李姝向后一仰,簪子从层层叠叠扬起的飘带中穿过。

徐玉刺空,巨大的力道让自己向前扑去,眼见着要压到李姝身上。

李姝手向下一撑,裙摆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众人只见徐玉改变了方向,重重的摔在地上,砸起满地尘埃。

李姝拍了拍手上黏上的泥土,眉头微皱:

“我自认从未惹过你,倒是你整天找我麻烦,缘何痛下杀手?”

接着,看向了徐玉手中的金钗,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就连这金钗也是你在我手里抢走的。”

众人又看向徐玉,徐玉下意识的把金钗收在身后,胸中恨意滔天,簪子都攥变了形,要不是她,她也不会躺在这,浑身发疼,也丢尽了脸面。

“这簪子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张口闭口就说是你的,真是不要脸!”徐玉狡辩道。

李姝向前走了一步,冷冷的俯视着徐玉:

“簪子的花蕊里刻着一个‘姝’字,”她弯下腰,略带嘲讽的笑了。“看来你家祖上与我颇有几分缘分呢。”

徐玉涨红了脸,哑口无言。

“小玉啊,瞧你这记性,这簪子不是大小姐赏你的嘛!”

                           

原创文章,作者:花小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8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