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旭,柳巧梅《氪金系统:穿越异世当饲养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氪金系统:穿越异世当饲养员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氏耳朵

简介:没有生活技能的小白,意外穿越,为了能在异世活下去,只能从基础学起。系统爱氪金?慢慢攒钱咱不怕。且看她如何苟成隐形富婆,成为军中“饲养员”。

角色:柳旭,柳巧梅

氪金系统:穿越异世当饲养员

《氪金系统:穿越异世当饲养员》免费阅读

一个偏僻的农场里,一群男女端着保温杯,站在办公楼的窗户边向外看,时不时的发出感叹:“这车速太快了,得慢一点缓一点。”

“刹车踩得不及时,还得多练练。”

“起步三点头,拐弯猛加油,倒车不用看,听响就为算,遇坑一闭眼,一脚刹车一脚油。”

“哎,她全占了。”

“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学习能力看着也挺强的,怎么就考了两年就不过呢。”

柳旭的同事们为了她少被教练骂,在办公楼对面的一个空地上,帮她做了一个简易的练车场地。

柳旭考了两年的驾照都没考过,驾校的教练都被她熬出头了,两年时间换了一批又一批。

这在农场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上到同事、下到农场里的活物们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同情。

甚至每次只要柳旭例行公事的去检查的时候,那些猪啊、羊啊都是十分的配合。

每次看见柳旭一有空闲就在空余场地练车,同事们都会不约而的站在窗户边喝着热水,正如现在。

柳旭作为当事人并没有发现自己拥有马路杀手的潜力。

平时自己练车的时候自我感觉良好,她就是全场最亮的仔。

可是一到考试就会紧张出现幻觉,等意识回归,就听到冰冷的机械女音“考试成绩不合格,请把车开回起点准备补考。”

无语问苍天啊。

明天约考成功了,所以柳旭趁着今天空闲的时候,借了农场闲置的车准备练练手。

本来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前方就出现了一头二师兄,直直的向柳旭这边飞奔而来。

突如其来的突发状况让柳旭慌了神,下意识闭眼,一脚刹车一脚油门,一个急转弯直接就翻沟里去了。

……

再次醒来,柳旭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是?

难道她又出现幻觉了?

这不就是自己考试的时候幻象中最后的场景吗?

幻象里她生在古代的一个小村落里,家里的长辈见她是个女子,都是十分的不喜。

为了面子,一直将她扮成男孩子,而她自己也一直默认了这件事情,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照顾着一大家子,直到遇到了灾年,一切都变了。

她像往常一样出门看看能不能找点野菜,那一天的运气很好找到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那里都是野菜。

这些够一家子吃几天了,她十分的欣喜,急忙地回家找家里人来一起,怕晚了被人发现。

可是回到家她还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就看到一家子除了她坐在堂屋里在说着什么,只是见到突然出现的她,急忙止住了声音,眼神带着闪躲。

他们不说话,柳旭也不言语。

良久后还是一家之主姚氏,也就是她的奶奶率先开了口。

就听姚氏对她说:“现在遇到灾年,家里人多,吃不饱饭,为了一家子能活下去,我只好当个恶人。把你卖了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怨就要怨我吧。”

母亲宋氏抱着已经学会走路的小儿子也苦口婆心的道:“孩子,你别怪娘狠心,你弟弟这么小,你忍心看着他挨饿受冻吗?他有什么错,让他遭受这样的罪?”

这就有点不要脸了,他小他就没有错,可她有什么错?

还有那个大义凛然的老婆子,都要把她卖了还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而且他们闹灾荒的又不是他们这。

“哼,跟她说这些有什么用,把她生下来养她这些年,早就仁至义尽了。现在也该报恩了,她要是真的怪罪、怨恨我们这些长辈那就是白眼狼了。”柳大江见柳旭低头不说话没好气道。

咋的,把她卖了还得让她感恩戴德?长得人模狗样,好不要脸啊。

柳二伯柳大河见气氛有些低沉,适时的开口道:“丫头,生在我们家是苦了你了。也别怪你爹娘心狠,今年闹灾荒,年成不好,村子里家家都勒紧裤腰带有上顿没下顿的,现在离开家没准还能混口饭吃。”

二婶何氏见其他长辈都说话了,但是好听点的都被人说了,又不是自家的孩子,只好道:“你二伯说的对啊。”

一直在柳旭面前有优越感的堂妹柳巧梅,也不忘在这时候,找一下存在感,“堂姐,奶奶掌管这一大家子也不容易,我们做小辈的就应该多体谅。她也只是为你找条活路,你不感恩也就算了,拉个脸给谁看呢?你同不同意的好歹支个声,长辈们都等着你表态呢。你不说话,是几个意思?”

柳旭:这尼玛的,合着卖的不是你,当谁傻子呢?

“我知道了。”柳旭不想再听这一群苍蝇在耳边叫唤,她要是不赶紧出去,没准那个被宋氏抱在怀里当宝一样的小崽子都得叫唤两声了。

堂屋里的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他们都以为柳旭同意是柳巧梅的功劳,屋子里的人都向她投去赞赏的目光。

而柳巧梅也觉得正是因为自己说的那些话让柳旭开口同意,感受着长辈们的赞赏目光,上不自觉的得意起来。

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的爆发。

柳旭没事人一样干着重复的活计,当然那块隐蔽的地方也没有说。

既然你们不仁,我就不义了。

原本柳家的还在想在牙婆子领人之前把柳旭关起来,可看到柳旭没有任何的反应还和往常一样,像是任命似的接受了事实,他们也就歇了心思。

理由是关起来谁干活,马上就没有人干了,趁着人还在,能清闲几天就几天。

当晚夜深人静,只见柳家角落的小草房走出一个身影,背着小包裹,往山边跑去,直到消失在夜色中。

幻象里这个国家一些地区发生灾荒,敌国趁着这个时机,在北疆小动作频繁,未来可能会有一场大战。

在往南往北逃跑的抉择中,柳旭果断地选择了往北。

别问她为什么,就是不走寻常路。

在担惊受怕、忍饥挨饿的情况下,柳旭终于胜利在望,结果在看到塞北城的城门时,她眼含热泪 “卧倒”了。

                           

原创文章,作者:氏耳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8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