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杰夫,阿克曼《永恒真言》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永恒真言

小说:玄幻

作者:牧苏苏

简介:我可以倾听生命的呼喊,也可以聆听灭绝的死寂。通常我喜欢坐在办公室里,去倾听他们,或者“他们”的故事。

角色:杰夫,阿克曼

永恒真言

《永恒真言》免费阅读

黑夜,如同一块抹布,擦去了一切光明与温度。

夜幕下的贝克哈萨德如同一座方舟,屹立在荒芜黑暗海洋中。

没有太多的夜间活动,深夜街上能看到的只有零星的野猫或者野狗,在街边垃圾桶里翻找被人丢弃的残羹剩饭。

这里是19号城区,而今夜的贝克哈萨德对于杰夫来说是那么的陌生,自从一个星期前的一个夜里杰夫在路口目睹了那场谋杀之后,一切都仿佛变得不同。

每当夜幕降临他总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当他闭上眼睛,耳旁就会出现晦涩难懂的低语。那声音,像是临死的猫发出的刺耳尖叫,又如同指甲划过黑板留下的尖锐噪音。

“该死的!我都快要疯了!”

在经历了一个星期的折磨后杰夫几乎要无法忍受。

不过好在低语响起的时间并不长,几天前杰夫向月神教会求助,询问了牧师。

牧师告诉他,他的身体很健康,而低语是正常的,希望他能够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去克服。

因为每年的7月,影耀之月,不可名状的低语将会在被祂选中的人耳中升起,只需要度过这两个星期的时间一切都会过去。

牧师告诉他只能忍受,因为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可怜的杰夫只能在低语中瑟瑟发抖默默祈祷,时间能够快点过去……

又过了几天,杰夫惊喜地发现低语似乎不再响起了。这让他欣喜若狂。

他几乎想要出去大吃大喝庆祝一番,如果不是家徒四壁的话,他会的。

默默幻想着龙虾烤鸡啤酒,杰夫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期盼在梦中能够品尝到这些美味。

漆黑的夜,寂静无声,甚至连虫鸣都未曾出现,已经进入梦乡的杰夫翻了个身,而这时窗外的街道上慢慢地出现了一道黑影,无声地盯着杰夫的住所。

第二天一早杰夫感觉浑身都舒服了不少,稍微收拾了一下杰夫起身穿好衣服前往码头工作。

在码头上的工作无非就是搬运,搬运,还有搬运。

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接到某个贵族的跑腿任务,跑跑腿就能赚到平时当苦力几天的收入,在这个该死的城市里,贵族对于帮自己办事的人还是勉强称得上是大方的。

在来的路上杰夫感觉今天似乎跟平时有些不同,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做是之前被低语折磨留下的后遗症。

来到熟悉的码头,跟工头打过招呼之后准备开始工作。

“你听说了吗?一个星期前在15号城区附近有一位牧师被人杀害了,听说心脏都被取走了!”一位码头工人说道。

“对啊,真是太可怕了,没想到连牧师大人都会被杀害,而且我听说城防军封锁了三天都没抓到犯人。”另一位码头工人回应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杰夫想起了自己一个星期前在15号城区目睹的那场凶杀,“原来那被杀的可怜人是一名牧师,居然连牧师都会被人杀死在街上……”

那天,杰夫非常幸运的接到了一名贵族的跑腿任务,任务地点就是15号城区。

也是从那天起,杰夫开始不时听到不可名状的低语。

不过已经过去了,杰夫没有多想,继续干活。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结束了今天的搬运工作,杰夫跟着工友们一起搭乘只需要两个便士就能乘坐的蒸汽公共汽车前往17号城区的一间小酒馆。

每个城区都拥有数千座房屋,最外围城墙边的21号城区甚至拥有多达上万座房屋。

城区之间都有明显阶层,最外围的19到21号城区,那是穷人的地方,17号城区,在这里消费的都是些跟杰夫一样的穷苦人跟平民。

在这个仿佛看不到希望的世界里,廉价的劣质啤酒,是他们唯一的消遣,

酒馆门口杰夫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回头张望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摇摇头跟着同伴一起进入酒馆,之前那笔跑腿费可是丰厚得紧,虽然不能大鱼大肉,但只是多喝几杯的话,足够杰夫挥霍几个晚上了。

喝着劣质啤酒,这时候酒馆里人们兴致正浓地合唱起了民族歌谣。

歌词大意:

我们翻过高山,我们跨过大海。

我们收拾自身,迎接新的未来。

我们无比期待,我们走向精彩。

北地的孩子,永远不会明白失败。

洛克阿克曼的歌声,与我同在。

我们在大地之上,建立我们的家园。

阴影中的恶魔,永远无法将我掩埋。

……

杰夫喝了很多,伴着摆脱了噩梦的喜悦,跟着同伴一起哼唱起来。

即使在这个危险的黑暗的世界,人们心中还一直存在着一抹光亮,即使生活在苦,也要向前看。

在这里每个人每天都竭力享受着这短暂的消遣。

夜里跟同伴告别之后杰夫回到住所,稍做洗漱之后杰夫来到床上准备睡觉,突然,余光捕捉到窗外一抹黑影,像是在盯着自己。

猛一转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摇摇头,无奈于自己的胡思乱想,杰夫吹熄了油灯躺下,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他的每天都过得很累,没有了低语的侵扰杰夫几乎是倒头就睡。

寂静的深夜,19号城区如同往常那样已经完全陷入了沉默,而杰夫的住所外,一抹黑影慢慢出现,它出现的地方几乎挨到了杰夫的窗户。

类似人形的黑影露出一双死灰色的眼眸,粘稠的液体从黑影口中缓缓向下滑落,仿佛在渴望着杰夫的血肉……

呼~杰夫猛然坐起看向窗外,那里什么都没有,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水。

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那一定不是错觉,月神教会的牧师可没告诉我会出现这种情况,该死的,该死的。”

杰夫脸上带着恐惧,惊魂未定地咒骂。

而在这时,笃,笃,笃,突然门口传来缓慢的敲门声,杰夫的心脏仿佛被无形大手一把揪住,恐惧一下子填满了杰夫的内心,他几乎叫出声来。

左看右看,慌乱的杰夫连忙地躲进了床底下,心脏如同擂鼓般砰砰跳动着,他紧张地望向门口,那里敲门声已经停止了。

随着敲门声的停止,漆黑的夜里杰夫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在杰夫几乎又要睡着的时候。

‘啵’‘啵’‘啵’床上开始传来奇怪的声音,原本发困的杰夫瞬间瞪大眼睛。

他死死捂住自己的嘴,身体正在不住地颤抖。而这时一双脚腐烂发臭的脚缓慢地从床上伸出踩在地上。

杰夫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没有发出尖叫,那双脚开始在房子里走动,不时停止徘徊,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可怜的杰夫只能躲在床底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祈祷黑夜赶紧过去,太阳快点出来。

该死,如果太阳能够响应他的祈祷,如果他能活下去,他保证明天就去黎明教会接受洗礼成为信徒,即使那要花不少钱。

在杰夫的祈祷中他看到那双脚走进盥洗室,他几乎想要鼓起这辈子所有的勇气爬出床底,然后逃离这里。

但那双脚很快又走出盥洗室,向着床这边走来,他只能瑟缩在床下,死死盯着那双脚,颤抖的身躯做不出丝毫动作。

那双腐烂发臭的脚一步,一步慢慢地地向这边走来,在杰夫理智即将崩溃的时候那双走到一半的脚突然停下,向着门外走去。

这时候杰夫才注意到那个东西只有人的下半身,等到那个半身‘人’离开后,杰夫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又猛地吸了一口气,刚刚他差点就窒息了。

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杰夫趴着床底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还没来得及体会劫后余生的喜悦。

突然,一张狰狞丑陋的鬼脸猛地从床上探下探入床底,出现在杰夫眼前,距离杰夫的脸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

猩红的大嘴咧开到耳根“呵呵呵,原来,你在这儿。”

……

过了几天,中午,忙碌了一早上,刚刚送完一批货的中年妇人带着她年幼的孩子,经过19号城区。

那边一座房子前围着一大群人,妇人好奇地走近观望,只见巡警们抬出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一只手从白布里滑落。

手指呈现出不正常的扭曲,仿佛死前经历了什么折磨……

                           

原创文章,作者:牧苏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8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