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吾好梦中杀人(纪然,花纪然)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灵气复苏:吾好梦中杀人

小说:都市

作者:纪某人

简介:掌控梦境是什么感觉,想想就好兴奋。在这里主角可以慢慢掌控梦境,在梦境中修炼,在梦境中获得各种能力。拳打饕餮,脚踢穷奇!

角色:纪然,花纪然

灵气复苏:吾好梦中杀人

《灵气复苏:吾好梦中杀人》免费阅读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作这一曲《钗头凤》的,乃是南宋陆放翁,本是抒发怨恨愁苦之情,此时在这繁华安定的城中响起,却是有些不合时宜了。

奈何那弹着琵琶的女子容貌实在清丽,略白的唇儿吟出的曲调儿又让人觉得凄凉之余还对唱曲儿人心生怜爱,所以周围倒是也围了不少人。

纪然看着周围向女子施舍铜钱碎银的人,心里暗道:呦,这次梦境挺稳定、合理啊。

下一秒纪然就出现在女子身边,手里握着女子的小手,奇怪的是女子并未挣扎,好像这就是理所当然一样。

真不禁夸。纪然无奈地想。手里下意识一捏,却什么触感也没有。

一只猎豹骤然从旁边扑上来……

躲在床底下的纪然看着豹爪从面前走过,就在豹腿要弯下来的一刹那……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纪然瞬间睁开眼,关掉了闹钟,后怕道:“差点就被发现了。”然后又甩了甩头,什么乱七八糟的,本以为这次梦境可以比以前更加稳定,结果居然凭空窜出来一只猎豹。

拿起手机,打开锁屏壁纸是迪丽冷巴的手机,纪然心下暗暗道:还好有老婆陪着。

随着目光从大长腿转移到时间上时,纪然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握草,为啥又要晚了?

穿上校服窜到客厅,纪然看到了饭桌上已经去上班的家里人给自己留的饭。

还好妈记得给我留饭,这样想着刚要去洗脸的纪然余光瞥到沙发上好像坐着个人。

纪然身上汗毛一炸,鸡皮疙瘩瞬间起来,僵硬地扭过头,果然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黑衣人。

“你是谁?”纪然马上冷静下来,试探着问道,同时悄悄伸手去抓身后的花瓶,以防黑衣人不讲武德偷袭。

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黑衣人自始至终就没有动过,好像一直在观察纪然的动作。

听纪然开口问,他这才道:“嗯,你的心理素质比我想象得要好。放心,你不用害怕,我没有恶意。”

我信你个鬼。纪然此时已经悄咪咪地摸到了花瓶。

先下手为强,这样想着纪然手上用力抓起花瓶就扔向黑衣人,整个过程羚羊挂角、无懈可击。

唯一的破绽就是花瓶中水太满,纪然的手直接滑过光滑的瓷瓶抓住了艳丽的玫瑰扔了出去。

只见几朵玫瑰花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向了黑衣人……

纪然和黑衣人同时一愣,趁黑衣人伸手抓住玫瑰花的时间纪然拔腿就往门口跑去。

一边跑一边叫苦:妈,你难道不知道玫瑰不需要这么多水吗?就离谱就。

纪然还没开始跑,黑衣人就伸手一指,道:“定!”

身子已经转了一半的纪然瞬间被定在了原地,黑衣人朝他扬了扬手里的玫瑰,道:“谢谢你的花。”

纪然下意识地道:“不,不客气。”顿了一下,又道:“对不起,我错了。”显然只是他的身子被定住嘴巴并未被封死。

黑衣人笑着摇摇头,问道:“我有这么可怕吗?”

废话吗您这不是?大早晨潜进别人家里,叫谁谁不害怕?纪然心中腹诽,但却不敢表露出来,只得讪讪一笑。

黑衣人从口袋中掏出一页纸,念道:“纪然,今年十八岁,天南市第三中学高三学生。”

“家庭情况较好,父母都有稳定工作。本人学习较好,疑似暗恋现高中同桌。”

“九岁开始接触修炼元气,但是好像并没有领路人,所以修炼进度缓慢。”

“我说的对吗?或者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黑衣人放下纸,问道。

喂喂喂,这个暗恋这一条明显不重要吧?为什么非要加进去呢?纪然心下不满,但还是点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黑衣人接着道:“行,那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呃,你们是干啥的?”纪然有些懵。

黑衣人答道:“我们这个组织里全都是像你这种可以修炼元气的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奇遇,到最后他们都会选择加入我们。”

“我能说的就这么多,在你没有加入我们之前我不能告诉你太多。”

纪然试探着问道:“我能拒绝吗?”

黑衣人耸耸肩,起身走了过来。

纪然一惊:“你要干嘛?别过来,不至于我不加入就灭口吧?”

黑衣人有些无语地看看他,伸手从他兜里掏出手机,输入一串手机号后道:“当然可以拒绝,我们是很民主的,全凭个人意愿,但是你不能依靠自身能力去危害社会。”

“另外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就打这个电话,我会来见你的。”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加入我们,如果我们能找到你,它们也会找到你的。”

将手机放回到纪然兜里,黑衣人脚下修炼亮起一个圆形阵法,随即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啊对了,微信同号哦,有危险也可以叫我。”

纪然的禁制随即解开,他赶忙掏出手机,只见黑衣人留下的居然是一串九开头的九位数字。

纪然不禁疑惑,这真的是电话号码吗?

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嘶,有痛感,不是在做梦。

默默收回手机,纪然回想着刚才的一切,觉得自己可能忘了什么事。

当他看到挂在墙上的表时,终于知道了自己忘记了什么事。

“李奶奶的,要迟到了!”

饭都顾不得吃的纪然飞奔至楼下推出山地车就往学校方向而去。

尽管纪然已经将速度拉满,但是到学校时还是不出所料的迟到了。

进学校时整个校园看不见一个人,早读已经开始了十几分钟。

闲庭信步地走进教学楼,纪然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众所周知,在离迟到还有五分钟时可能会很着急,但是只要晚了一秒那么就不存在着急这个概念了。

嘈杂的读书声中纪然庆幸着那个大肚子的级部主任今天没有堵教学楼门口,只需要对付老班就够了,当然如果今天老班还没来就更好了。

当看到教室门口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身影后,纪然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调整了调整校服,纪然迅速从楼梯口跑过去,气喘吁吁地来到门口班主任身前,随手擦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

班主任皱着眉头看着他,出乎意料地没有多说什么,只一句“回座位站着去!”了事。

感叹着大难不死的纪然赶紧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纪然所在的班级有将近六十人,座位分成两大列,并不是传统的两人一桌,而是每排四个人,纪然左边两个女生,右边一个男生。

左边同桌就是黑衣人所说的疑似暗恋女神。

纪然有些心虚地看了看她,心想难道是因为我表现得太明显了所以黑衣人才专门把暗恋这一条加进去?

纪然想起第一次听见她的名字时自己还想居然有这么奇怪的姓,后来自己问她为什么家里会给她起这个名字时,她翻出《诗经》中的一页递给自己。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舒窈。

                           

原创文章,作者:纪某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8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