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从阴间来(姜小白,老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它从阴间来

小说:悬疑

作者:云天升

简介:一场离奇的车祸让姜小白陷入了万劫不复的阴谋之中。重重迷雾里,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姜小白已看不清一切,只能在这充满杀机的漩涡里挣扎求存!

角色:姜小白,老王

它从阴间来

《它从阴间来》免费阅读

老王是个老警员,经验丰富,和蔼可亲。

他见过各种形象来报警的人,但评心而论,穿着睡衣打着赤脚的是第一次。

老王业务能力很强,只是一打眼,就看出来进门这个长相身高都不错的年轻人路上最少摔了七次跟头,睡裤的膝盖、睡衣的手肘都摔破了渗着血,脸颊擦掉了皮,上面还能看到镶嵌在皮肉里的细小沙粒。

很显然,这个年轻人是下了睡床直接来报警,想到自己的老婆,老王几乎下意识的问道:

“家暴了?”

那年轻人进来之后,似乎全身的力气都用完了,直接一屁股瘫在地上,面对老王的询问,只是哆嗦着嘴唇摇着头,无力道:

“我昨夜撞死人了,撞死人了……”

老王看得出来,眼前这小伙子精神处于即将崩溃的状态,听到是昨夜发生的事情,现在着急也没用,于是便过去把他扶起来,言语缓和,轻声道:

“来来来,先坐下喝点热水,仔细说说,怎么回事。”

说话的光景,他按了一下桌子底下的按钮,楼上很快下来两个年轻的警官,一男一女,面容严肃。

老王却没有让他们过来,怕他们的出现刺激到眼前年轻人这马上要断弦的神经,而是暗地里摆手示意他们守住门口,以备不时之需。

“小伙子,深呼吸,别紧张,你叫什么名字?”

老王拿着纸笔,脸带微笑,温和的说道。

似乎是这笑容感染了那年轻人,他抱着滚热水杯的双手不再发抖。

“我叫姜小白。”

“哪三个字?”

“生姜的姜,大小的小,白色的白。”

“行车记录仪有吧?”

“行车记录仪是坏的,还没来得及修。”

“在哪撞的人?”

他刻意没有说“在哪撞死的人”,免掉一个“死”字,能让叙述的人内心减少抗拒。

“北郊梧…梧桐路,对,是叫梧桐路,长桥边上,嗯…东边。”

老王面色随和,一边记录一边很自然的问道:

“你去那干嘛?”

可别小瞧这样一句问话,这个问题极容易判断出肇事者是蓄意谋杀还是意外事故。

话毕,老王不着痕迹的用眼角余光捕捉姜小白脸上的表情变化,以此判断他有没有撒谎。

但姜小白的表情让老王很疑惑,因为他看到的不是迟疑的表情,也不是思索,而是迷茫,深深的迷茫,那绝对不会是装出来的。

“我…我不知道,我没想过去那,但…但我去了那。”

老王坐直了身躯,把油笔在拇指上转了一圈,看着姜小白,随和道:

“小伙子,我不是很能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你能说得再清楚一点吗?”

姜小白眼神之中的迷茫之色更浓,他用手使劲的抓了抓头皮,然后用力的摇了摇头道:

“我…呃嗯…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清楚,甚至我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老王随和道:

“别急,那就从头说起。”

姜小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回忆。

“是这样的,昨天是周末,我起床很晚,看到冰箱空了,就去超市买了点东西,顺道去吃了晚饭,吃完饭后天已经要黑了,我准备开车回家,发现车窗上贴着一张卡片。”

“就是上面印着衣着暴露的女人,还有联系电话和地址那种按摩会所的宣传卡片,我知道那个地方,就在北郊,离我住的地方很近。”

“我当时就觉得,那卡片上的女人美极了,我从未见过那么美的女人。但我发誓从未有一刻想过去那种地方,我发誓。”

老王很纳闷,一个人怎么可能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想起卡片上的女人美不美?这是有多好色!但脸上可是不会表现出来,而是温和道:

“嗯,我相信你。”

姜小白感激的点了点头,继续道: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大雨,雨很大,我开着车,当时脑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现在完全没有印象,直到车撞到东西“咣当”一震,我才醒过神来赶紧刹车。”

“我顶雨下车,想看看自己撞到了什么,才发现那根本不是回家的路,我竟然不知不觉的开车到了北郊,距离那卡片上的按摩会所只隔了一座长桥。我的车头上全是血,一个穿着短旗袍的女人横躺在我车前面。”

“我当时吓坏了,赶紧过去,把耳朵贴在她胸口上,没有心跳,我把她抱起来,想要抱到车上去医院,却发现她的脑袋以那样…那种可怕的角度耷拉在我的胳膊上,我知道她的脖子折断了,她死了。”

说到这的时候,姜小白似乎很痛苦,他缩着肩膀,把手插进睡衣的兜里,大概是想要把睡衣裹紧一点。

然而手刚一放到兜里就触碰到了一张薄薄的纸片,他下意识的掏出来一看,那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愈加煞白起来。

那是一个印着美女的小卡片,对折着,下面是联系电话和地址,正是那个北郊某会所的宣传卡片。

姜小白把卡片铺平,抖着手使劲的碾了碾照片上那美女脖子处的折痕,递给老王道:

“我撞死的人,就是她!”

老王警官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姜小白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下意识的说起这张卡片。

他接过卡片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屏住呼吸,因为这卡片上的女人太美了。

这种美无法形容,总之只是一眼,便已经顺着眼睛走进脑海,印在心里。

老王急忙把卡片放在一边不敢再去看它,然后喝了一大口水,问道:

“嗯,昨夜有喝酒吗?”

“没有,我有严重的酒精过敏,滴酒不沾。”

“为什么才来报案?”

“我也不知道,撞人后的很多事情我都记不起了,但我绝不会做肇事逃逸这种事,今早我醒来,记起昨夜的事后,立即想到来自首,没有任何犹豫。”

老王点了点头,没有发表意见,而是温和道:

“想不起来很正常,这是大脑的一种保护机制,它在包庇你,不过你会想起来的!“

言外之意,其实已经认定姜小白昨晚是撞人逃逸,但是心理承受不住压力,所在大早来自首。

说着一摆手,招呼那两个守在门口旁边的警官道:“小李还有刚子,咱们带着他去现场看看,帮他回忆一下。”

老王开车,姜小白坐在后面座位上,左右是一男一女两位警官。

老王一边开着车,偶尔透过车内后视镜看一眼姜小白,他能看出这个小伙子的懊悔和紧张,于是故意与他聊天。

“小姜,你言语很清晰啊,一般人这么紧张,恐怕连完整的句子都组不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姜小白期盼有人与自己说话,因为他真的很惊恐无助。

“自由职业,写写软文什么的。”

老王笑道:

“我知道这职业,就是网上出一个热门事件,你们各种角度清奇,左右不是人,左右都是人,怪不得言语清晰,这是工作练出来的。”

姜小白不尴尬,因为尴尬这种情绪在惊恐的海洋里,根本翻不起浪花。

车行不到半个小时,姜小白看着窗外,突然大声道:

“停车,就是这里!”

老王一脚刹车,四个人下来,四周都是干干净净的沥青路面。

姜小白左右看了看,又瞄了一眼长桥的位置,往前走了几步站定,道:

“就是这,昨天那女孩就是躺在这,我的车大概…大概就在那。”

他指向距离自己两米左右的位置。

小李身材窈窕轻盈,她来到姜小白身边蹲下,仔细看了看地面,然后对着老王摇头道:

“昨晚雨下的太大,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老王看向姜小白,问道:

“能想起来尸体被你弄到哪去了吗?”

姜小白蹲在地上,闭着眼睛,双手按在脑门上,一段段模糊的画面好似幻灯片一样出现在脑海里。

漆黑的夜;

郊区的路;

瓢泼大雨;

断脖子的女人;

……

抛尸路旁!

那画面好像一把利刃刀剮着姜小白的心脏,良知让他瞬间泪流满面无法抑制,他颤抖着嘴唇指向路旁的沟壑:

“那…那里,天呐,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怎么可能,我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那不是我……”

刚子和小李在路旁搜索了一圈,回来后对着老王齐齐摇头道:

“一丁点痕迹也没有,我想可能需要派警犬来。”

老王点了点头,打电话叫了技术勘察科,然后招呼几人上车,把兀自喃喃自责的姜小白拽上后座,继续向前开。

“先去那家会所找找那女人的资料。”

会所门前,姜小白和老王等在车内,刚子和小李去会所内询问。

不多时刚子和小李自会所走出回到车旁,那叫小李的女警官疑惑的看着姜小白,问道:

“你有没有吸D史?”

姜小白低着头,似乎没有了生气,听到小李这样问,只是机械的摇头道:

“没有过,一次也没有。”

刚子摸着下巴,嘟囔道:

“那就奇怪了。”

老王问道:

“奇怪什么?”

刚子把老王拉到车外,三个人到了稍远处,背着姜小白交流。

小李拿着那带着折痕的卡片,说道:

“这卡片上的电话和地址的确是这里,但是这家会所从未有过这样的宣传卡片。”

说着,她拿出了另外一张崭新的卡片道:

“看,这才是他们家的宣传卡片,两张卡片上的衣服,工号牌,身体都是一模一样的,区别只在于女人的脸不同,姜小白这张卡片上的脸,是后P上去的。”

“别问我怎么知道姜小白这张是P的,因为我刚刚见过正版宣传卡片上这个女技师,身材,脖子上的痦子都能对上号。

赵师兄刚也来电话了,根据姜小白这张卡片上的人脸对比,我们的系统数据库内,查无此人!同时姜小白刚才的尿检结果也出来了,一切正常,没有酒精残留,也没有药物阳性。”

正说着,老王的电话响了,他接听后一脸苦笑。

挂掉电话,他对着小李和刚子道:

“三条警犬在姜小白指认的肇事地点都懵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啥,勘察科也没有找到血液痕迹。”

三个人面面相觑,同时瞄向在车内手足无措的姜小白,小李纳闷道:

“他…撞死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云天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8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