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亦行《修仙:从穷光蛋开始》宁安,李妙竹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修仙:从穷光蛋开始

小说:都市

作者:天亦行

简介:他叫宁安,宁静的宁,平安的安。在青阳宗,他是数万年一遇的天才。在临杭市,他是吃软饭的穷光蛋。当凡人,生活不易。做修士,仙途浩渺。登天路不为长生,只求问心无愧。踏万道不为永恒,只求自在逍遥。修仙,从穷光蛋开始。

角色:宁安,李妙竹

修仙:从穷光蛋开始

《修仙:从穷光蛋开始》免费阅读

“宁安你最近是怎么了?!衣服都快堆成山了还没洗,地板也没拖,就知道盘腿坐着闭眼发呆,你要成仙吗?!”

说话的是一个双腿修长,画着淡妆,头发盘起,身着职业装,女强人范十足的美丽女人。

此时她下班回来,眉眼间露出一丝疲惫之色,看见正闭眼打坐的宁安,顿时柳眉倒竖,气不打一处来。

见宁安没说话,女人火气又往上拱了一分:

“我知道你被公司裁员后,心理压力很大,现在合适的工作又不好找,可是你连续五天都这样,工作能从天上掉下来吗?你这是自暴自弃!你说句话呀,哑巴啦!”

面对女人的一顿言语输出,似乎沉浸在某种关键状态的宁安终于无法继续下去,睁眼起身,对女人谄媚一笑:

“首长批评的是,我马上就去洗衣服拖地,保证完成任务!请首长放心!”

说完“啪”的一个立正,像模像样的对着女人行了一个军礼。

女人似乎习惯了他这种无厘头的表现,脸色依然没有好转,不过语气缓和了不少,轻叹一声:

“当初我父母就反对咱们俩在一起,你现在失业快半年了,最近他们经常打电话让我跟你……我同意了。”

女人面露一丝不忍,那两个字没说出口。

“分手,是吧?”宁安帮她说了出来。

女人脸色恢复平静,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地“嗯”了一声。

……

第二天,宁安望着搬家公司的小货车缓缓驶离了租房的小区,心里五味杂陈,有解脱,有不舍,更多的是落寞。

此时如果配上“分手吧,我们分手吧,不要再骗我说你还爱着我……”这首歌作为BMG,最适合宁安现在的心情。

刚离他而去的女人叫李妙竹,三年前两人在一次驴友团认识。

宁安对高冷气质的女神一见倾心,恰好当时李妙竹脚踝不慎扭伤,高大帅气,说话又好听的宁安背着她走完了剩下的路程,自那之后,在宁安三天两头的骚扰下,两人好上了。

李妙竹家境优渥,父亲李星海是临杭市上市公司星海集团董事长,而宁安除了卖相好点,其他方面都很普通。

得知女儿跟一个穷屌丝好上了,李星海大为震怒,极力反对。

可是面对22岁刚大学毕业却还有着叛逆中二病的宝贝女儿,他的多次反对无效。

无可奈何之下,李星海切断了家里对李妙竹的一切援助。

他要让从小就锦衣玉食的女儿尝一尝社会的毒打,让她来个浪子回头,不,应该是女。

李星海本以为没有了家里的经济援助,李妙竹就会回心转意。

可没想到的是,宝贝女儿的脾气跟自己一样刚,竟然搬出去跟那个穷小子一起住了。

两人一同居就是三年,起初还好,李妙竹对未来充满无限的美好幻想和憧憬。

她认为,宁安和她一定能够在临杭闯出一番天地,将来用事实,证明给那个脸上写着“永远正确”的老爹看。

李妙竹以身作则,考取了证券从业资格。

没有借助家里的任何资源,顺利入职一家中上等规模的证券公司,工作极为认真卖力,完美践行996福报的内涵。

业绩好再加上一点运气成分,第二年就成了部门头头,富家女摇身一变成了职场白骨精。

这可苦了宁安,人家肤白貌美气质佳的富家千斤跟你私奔,而且还那么努力,你凭什么不努力,不上进?!

宁安无数次在心理呐喊,不是我不想努力,也不是我不努力,是臣妾做不到啊。

面对事业蒸蒸日上,日渐强势的女朋友,宁安只能选择从心。

要说哄李妙竹开心,宁安还是有一手的,从不正面硬刚,李妙竹说啥是啥,指哪打哪。

在他们这个还没有被民政局发证承认的小家里,她是天,她是地,是唯一的神话!

再加上时不时送束鲜花,搞个烛光晚餐,弄点小浪漫,总能让李妙竹多云转晴,小雨转晴,暴雨转晴。

可人对什么事都有耐受性,光会哄人搞浪漫不能当饭吃,时间一长,宁安在事业上毫无建树的本质问题越发凸显。

两人虽然极少直接提起,但心里都很清楚,如果宁安不能闯出个名堂来,李妙竹家里是不可能同意二人结婚的。

宁安还很清楚,李妙竹虽然表面叛逆好胜,但本质很传统,不可能真正跟生她养她的家庭彻底决裂。

天不遂人愿,走背字喝凉水都塞牙缝,半年前,宁安被公司咔嚓一下裁员了。

他不是没有挣扎过,海投简历,可大多数石沉大海,给面试机会的也一个都没通过。

失业的时间里,宁安成了吃软饭的,面对脾气更加诡谲莫测的李妙竹,他只能更从心。

在一次次地面试失败后,宁安感觉到分手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当李妙竹提出分手时,宁安没有做任何挣扎。

人家机会给你了,不是一次,是三年,是你自己不中用啊。

“好聚好散,只能先这样了。”

看着已经消失在视野里的小货车,宁安叹了一口气。

回到出租屋内,宁安心理一阵失落,然后把房间又彻底地清理了一遍。

李妙竹只是把化妆台和衣物带走了,其他的生活用品一概没动。

一切收拾妥当后,宁安面色平静地盘腿坐在一张瑜伽垫上,又开始了打坐。

他真是脑子瓦蹋了,自暴自弃,想成仙了?

前两点肯定不对,至于成仙,某种程度上还真让李妙竹说中了。

……

六天前,夜里12点左右。

早出晚归996福报的李妙竹已经睡熟。

宁安躲在被窝里刷着手机,突然刷到一条本地新闻,说是今晚12点左右会有流行雨出现,而且今夜天气情况良好很适合观看。

宁安本想搞个小浪漫,来个陪你一起去看流星雨,推了几下枕边人,被累了一天的李妙竹呵斥后选择放弃。

宁安有些意兴阑珊,但实在睡不着,又有些好奇,于是就在12点时走到了窗边。

他不在乎流星雨会不会正好出现在窗户视野里,反正现在有的是闲工夫。

透过窗户,宁安微微仰头看着由于地面灯光影响而并不密布繁星的天空,没过一会,果然一道道流星从空中划过。

流星雨持续了一阵,感觉不会再有流星出现了,宁安准备回床上睡觉。

刚要收回目光时,一道格外刺眼的白色流光出现,从漆黑遥远的天空直奔宁安而来。

根本来不及反应,宁安只觉得眼前一片雪白,大脑中传来一阵刺痛,而痛感快速加强,难以忍受。

凭着最后一点意识和本能,宁安踉跄两步一头扎向侧后方的沙发。

                           

原创文章,作者:天亦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8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