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的世界:第八个交易官最新章节,崔真山,张银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楚河的世界:第八个交易官

小说:悬疑

作者:制定方针

简介:【无限流副本】【双男主】【成长流】一同出生的双生子,长大后却是截然不同的命运。山羊拨弄了齿轮,和天使们策划了一场又一场的杀戮,靠吸食鲜血和恐惧为乐,而主谋就隐匿于人类当中。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如何抵抗每个世界的怪力乱神。当你分不清虚拟和现实,怪诞大门为你开启。下一秒,黑暗将你吞噬。

角色:崔真山,张银行

楚河的世界:第八个交易官

《楚河的世界:第八个交易官》免费阅读

崔真山没想过他会在游戏上面栽跟头。

派派乐给出的是鬼牌UNO,时限为八分钟。每个牌场发放的卡牌中除了常规牌每人十张,还加入了两张鬼牌,一张大鬼一张小鬼。没人知道这两张牌意味着什么,但从牌面上看,那两只咧着诡异笑容的鬼明显没有好的寓意。

崔真山看着手上多达十几张的卡牌,紧张得头上直冒汗,跟下雨似的浸湿了后衣领,但他整个人就像是脱水的鱼,窒息感不断笼罩着他。耳麦里楚河的声音都听不真切了。

“哥,冷静一点,这个玩法和常规操作的UNO不太一样,我们可以赢的,相信我。”

“但是……我这边的牌大多都是数字牌,功能牌还是最弱鸡的禁止,还有一张怎么看都象征着死亡的鬼牌……”

倒霉之神是不是附身在他身上了,他今年肯定犯太岁了。

崔真山整个人紧张得手抖,这手气差到让人难以置信,而且他还超时了两次被罚牌。难道第一次就要输掉比赛吗,他输的话楚河会不会跟着一起死……

他突然害怕起来。大脑不由自主地想到高中的时候,那群霸凌他的人,叫嚷着让他去跳楼,像他这样的人就该去死。

像他这样的人就该……

“哥!崔真山!”

楚河看着屏幕上崔真山渐渐无神的双眼,手掌不自觉握紧,他希望他们能赢,因为他手上也有一张鬼牌。

半个月前。

只透漏出一点光线的房间内,崔真山着迷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他正在玩一款当下流行的大型社交恐怖游戏——牧羊人。

门外响起敲门声,女人的声音响起:“儿子啊,爸爸和妈妈要出门几天,生活费给你放在门外了。”

崔真山戴着耳机,把自己与世隔绝了。

他没有时间概念,自从高中辍学后,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父母也不过问他为什么在家不去上学的原因,只会给他钱偶尔在家做顿饭给他吃。

等到崔真山肚子叫了,看了眼电脑时钟才发现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老妈没来叫他,说明两人会外出好几天,这是他从小到大领悟到的经历。

崔真山打开房间的门,地上有一张银行卡,他妈很喜欢把钱存在银行卡上面直接拿卡给他,光他手头上就有三张银行卡了,每用完一张就往里打钱。

最开始他能理解成这是物质的爱,越到后面才醒悟,他妈是为了方便才这样做。

透过窗户,外面灯火通明,只有他所处的地方是黑漆漆的。

崔真山抿了下嘴角,肚子又叫了一声。

冲杯泡面吧。

一周过去了,父母还不见踪影,但是崔真山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这对夫妻可是有高达两个月不回家也不理会儿子短信的记录。

没必要去联系他们,时间到了自然会回家。

关于父母是酒鬼赌徒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因为父母过于高调而使得自己高中被同学受白眼以及欺负。

崔真山打开外卖盒,用筷子夹了一块土豆,回忆自己被欺凌的生涯的开端。

升入高中,父母跟着他进入新班级,到他自我介绍的时候,母亲突然从教室后面走到讲台上,站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崽崽很乖的,要和同学们友好相处噢,不要怕没钱请同学们吃喝,爸妈有钱着呢!”

从小被迫懂事的崔真山顿时张红了脸,他用手扯了扯母亲的衣摆,示意她别说了。

“瞧这孩子害羞的,不让说呢呵呵,妈妈和先回去了,要和同学们好好相处啊!”

记得当时,母亲说完这句话就笑呵呵的和父亲扬长离去,留下他和讲台下的同学们大眼瞪小眼,关键是他还没自我介绍,最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说完自己的姓名就回座位上了。

接着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班上没人跟他交谈,或许是被他妈吓到了,觉得他们一家子都是怪人。

后面就有高年级的人来找他,一来就开口找他要钱,他当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给这些人钱,之后他被这些人当众拖去了男厕所,拳头往他身上招呼,就是不打脸,边打边说:“你家里不是很有钱吗?你妈不是叫你请同学吗?这点小钱都给不起吗?”

身上的疼痛让他难以集中注意力在课堂上,被老师叫起来提问好几次。

直到他辍学,才知道为什么会被盯上的原因。班上有个小混混因为痛恨自以为是的有钱人,告诉了他高一级的哥哥,多么无趣的理由,因为有钱所以活该受罪吗。

他恨那些袖手旁边的同学,恨看不出他精神状况的老师,恨对他拳脚相加的恶霸,恨自己不敢反抗,更恨带给他这些无妄之灾的父母。

崔真山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从垃圾桶旁边被捡回来的,正常的父母怎么会忽视孩子的成长健康。

即使后来……

“叮咚!叮咚!”

谁在打扰我追忆过去?崔真山皱紧眉头,起身走到门口。

透过猫眼,他吓得后退一步。

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不敢置信般,崔真山又凑近猫眼。

他没有看错,是一个长得跟他很像的人。

他是撞鬼了吗?居然有长得跟他相似的人来按他家的门铃。

“叮咚!叮咚!”门铃又响了。

崔真山吞了吞口水,心中不停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轻轻拧开门把打开的那一瞬间,一只黑色的、不自然的手伸了进来。

“鬼啊!”崔真山被吓得喊了出来。

他有那么一秒觉得心脏骤停了。不夸张地说,这个惊悚的画面一直到后面他还时不时做梦梦到。

“等等等一下!别关门!我不是鬼!”

这声音听着跟自己也有几分相像,说不是鬼谁信!?

“哥!是我啊!别关门!”

崔真山的脑袋上顿时出现三个问号……谁哥?你他妈是谁啊?谁是你哥啊?

“黑手”掉了下来,露出正常肤色的手臂,原来是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门被往内推了推,手的主人探出头来,看着他微笑:“我不是鬼,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制定方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8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