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坏,白一筝小说《镇妖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镇妖玦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周家皮哥

简介:震惊!猥琐小老头竟对周坏做出如此天怒人怨之事。一天,猥琐小老头犯了糊涂,周坏终于逃出魔窟,谁曾想遇到正魔对决,周坏被魔头当作人质掳走。周坏为保全性命,投身魔教,修行魔功,意外之中踏足魔族圣地,获得冥界至宝“镇妖玦”从此平步青云一飞冲天,直到他二十岁那天,遇到了那个让他牵挂一生的绝美女子,还有那个让他十几年生活在地狱中的猥琐小老头……周坏要报仇,周坏要勇敢得追逐挚爱,即便是魔教中人我也要做大魔头……

角色:周坏,白一筝

镇妖玦

《镇妖玦》免费阅读

高山下,静水旁,小村落在白雪之中,美景如画。

大雪封山三天,天气严寒,大人们几乎足不出户,而小孩生来淘气,不愿憋在屋子内,更喜欢三五成群在外玩耍。

村外一里处,五个七八岁的孩童聚在一处,三个男孩握着雪球打雪仗,两个女孩跪坐在松树下的雪中,堆着雪人儿。

忽地,一颗雪球飞了过来,砸在一个穿红色碎花袄子的小女孩后脑上,小丫头“哎呀”一声,小嘴瘪了瘪,哭了出来。

穿黑袄男童听闻哭声扭头看去,瞬间大怒,不由分说扑向一旁面带几分惊慌失措却又傲气的男童。

两人扭打在一起。

“白一筝,你眼瞎了吗?你往哪不能丢,偏偏丢我小妹脑袋上?”说完双手挥舞着拳头,毫无章法得落下。

“周坏!你失心疯了么?我不过是失手丢过去罢了,你怎么这样护犊子?”白一筝被周坏压在身下,失去优势,只能被动挨打,连忙用双臂护着脸。

周坏怒道:“我就是护犊子,我小妹我能欺负,旁人都不能欺负。”(这个是主角!这个是主角!这个是主角!)

白一筝又气又是无语,他双臂受痛,有些吃不住,连忙喊道:“你怎得这般不讲理?我不过是失手罢了,你就当我是欺负她么?”

周坏道:“那你给她道歉!”

白一筝怒道:“放屁,你打也打了,凭什么让我给她道歉?我若道了歉,岂不是亏大了?我不要面子的吗?”

周坏:“好!你不道歉?那我就打到你道歉为止!”说完,拳头如雨点般落下。

与周小妹一同堆雪人的女娃娃,看着周坏暴揍白一筝,急得直跳脚:“你们不要再打了!”(PS:大家不要联想到雨中斗舞的画面!!!“)

白一筝大喊道:”宁裳裳,你也傻了吗?我们不是打架,是周坏这个护犊子的夯货打我呀!“

”哎呀!“宁裳裳发出一声急呼,对周小妹说道:”芷清,你快劝劝你哥,让他不要再打了。“

被雪球砸中的小丫头周芷清,嘴里哭声不止,一边哽咽抽泣一边说:”哥,你别打小白哥了,他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疼……呜呜呜……“

周坏恍若未闻。

宁裳裳连忙向站在一旁傻呵呵发笑的大牛说道:”大牛,你别笑了,你快把周坏拉开呀。“

那叫大牛的小孩虽然也才八岁,但却长得又高又壮,比周坏白一筝都要高上两个头,他应了一声,走上前,双手从周坏腋下穿过,一用力,便将周坏提了起来。

周坏大喊:”大牛,你别多管闲事,我要让他道歉。“

白一筝挣脱开,连忙跳起来,对着周坏一顿乱拳:”你敢打我?我让你打我!还想让我道歉?做你的春秋大梦!“

周坏:”大牛,你快放手!“

宁裳裳:”白一筝,你也不要打了!“

周芷清:”呜呜呜呜……小白哥,你不要打我哥呀……呜呜呜……“

大牛:”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声狂笑响彻天际,四周松树上的积雪都被震落,一众小娃娃瞬间站立不稳,全部跌倒。

约莫十弹指的时间,狂笑声渐渐停歇,五个小娃娃从雪地里爬了起来,面上难掩震惊,互相看了几眼。

白一筝,咽了口唾沫,说道:”好像是村里传来的声音。“

周坏点了点头:”我们回去看看吧?“

白一筝点了点头,一马当先朝村里跑去,周坏与其余三人紧随其后。

寻常山间雪道自是难行,但是这座村庄中的居民大多是勤劳朴实的庄稼汉亦或是穿山越岭的猎户,生来就有几分勤奋,村中居民都会带着孩子们早晚各清一次路上积雪。

故此,尽管连下三日大雪,通往村中的这条路却也没那么难走。

一盏茶的功夫,一众小娃娃气喘吁吁得跑进村口。

尚未缓过气息,四人便被眼前得景象惊呆了,几乎都忘记了呼吸。

”哎?你们怎么都躺在雪地上呀?多冷啊,不怕被阿娘揍嘛?“

大牛一开腔,四人方才醒过神来。

此时地村中景象宛如炼狱,全村上下除了他们五人,其余三十九口人全被人吸干精血,化作干尸。

这些干尸倒地地姿似乎是从家中夺门而出要往村外跑去,仿佛家中藏着什么恐怖地妖魔鬼怪一般。

五个少年,一个没心没肺,不知生离死别。其他四个虽然不过七八岁地年龄,也是懂得村中的惨状意味着什么。

胆小爱哭地周芷清躲在哥哥身后,把脸埋在哥哥的后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就连村中人人都夸赞乖巧懂事的宁裳裳也是泪水打湿了衣襟。

周坏全身发抖,攥着拳头,双腿如灌了铅似的往前迈了一步,双眼中泪花如即将决堤的洪水在眼窝子里打转,模糊了眼前的炼狱景象。

”阿爹!阿娘!“白一筝一声哭喊,往村中跑去。

周坏看着自家门口那两具干尸,脑子好似打了一道晴天炸雷,也不管身后地小妹,猛地跑了过去,扑在双亲地尸首上嚎啕大哭起来。

宁裳裳也是看到了自己父母的尸首,刚要跑过去,却是脚下一顿,止住了身子。

她满脸惊恐地看着周坏地身后,身子挪了挪将刚刚爬了起来的周芷清挡住。

那是一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身子颇为修长,最可怖的是他脸色惨白不似常人,满嘴地鲜血,四颗獠牙实在是锋利。

他张了张嘴,嗓子里吐出沙哑刺耳地声音:”小娃娃地血最好喝,嘿嘿嘿嘿……“

周坏忽闻身后地怪声,全是汗毛竖了起来,他缓缓地扭过头,看清那嗜血魔鬼后,吓得魂飞魄散,脑子一片空白,就连逃跑都忘记了。

嗜血魔鬼伸手将周坏拎了起来,眼中透出贪婪,张开大嘴就要向周坏脖子咬去。

这时,一根扁担拍在他的后腰处,不痛不痒,却让人恼火。

他回过头,白一筝瞬间被吓得一激灵,双腿发抖,颤声说道:“你这个坏人,快放了周坏。”

“嘿嘿嘿……”嗜血魔鬼伸手间便夺过扁担,轻轻一拍,便将白一筝的左腿打断。

白一筝瘫在地上来回打滚,口中不住地发出哀嚎。

嗜血魔鬼看着白一筝的惨状,心中觉得舒坦,嘴里再度发出怪笑。

随后他另一只手掰着周坏的脑袋,把脖子露了出来,张开大嘴就要吸血。

周坏吓得魂儿都要飞出来了,他连忙伸手按在嗜血魔鬼那张惨白的大脸上,想要阻止他吸自己的血。

只是周坏不过九岁孩童,力道连大人都不如,如何敌得过吸血的修真人士?他只觉得自己脖子处一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刺进自己体内,随后又拔了出去,随后他又觉得身子一轻,落在地上。

周坏死里逃生,心口跳个不停,抬头看去,却见那个嗜血狂魔口中獠牙褪去,双眼不复之前那般猩红,满脸茫然地看着四周,随后全身发抖,满是不敢置信地模样。

“快跑!”嗜血狂魔吐出两个字。

周坏一惊,连忙跑去把白一筝扶起来,头也不回地朝村口跑去。

宁裳裳见罢,连忙拉着周芷清转身逃走。

周坏朝大牛招呼道:“大牛,快背着小白。”

“哎!好嘞!”

周坏托着白一筝爬上大牛地背上,三人朝村外跑去。

嗜血魔鬼看着五人渐渐远去地身影,全身气息瞬间散去,整个人瘫坐在地。

他环视一圈,看着满地被他吸干精血地百姓,“啊……”地一声哭了出来。不停的以头抢地,口中大喊道:”老鬼,你害得我不人不鬼,我与你势不两立!“

不知过了多久,嗜血魔鬼缓缓起身,就地挖了几个大坑,将村中的这些尸首一一安葬,最后在村口立了一块木头制成的墓碑,上书“三十九口无名冤魂安身之地”。落款为“行凶者付乘舟”。

他将这一切办完,已经是银钩当空,云雪退去。

                           

原创文章,作者:周家皮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7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