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家的团宠大小姐重生啦(初棠,夏明雪)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影帝家的团宠大小姐重生啦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芋泥栗子蛋糕

简介:【团宠+马甲+沙雕+超爽】重生归来,她定要虐渣打脸,万众瞩目!影帝是她未婚夫,顶流是她绯闻对象,看不惯她?那就憋着!拍戏投资她都在行,跳舞弹琴她技惊四座,曾放话要和她断绝关系的三个霸总哥哥纷纷真香,被拍到头戴应援发圈为她疯狂打call!两大男神的粉圈超话从【夏表退圈了吗】到【今天哥哥追到棠棠了吗】某日金融峰会,A市首富、神颜影帝“不小心”地露出刻着初棠首字母的婚戒:别说出去,她要专注事业。

角色:初棠,夏明雪

影帝家的团宠大小姐重生啦

《影帝家的团宠大小姐重生啦》免费阅读

“动作快点,一会办完了事还得拍照!”

“真是天上掉馅饼啊,老子这辈子还没玩过这种极品呢,更别说还有人给钱!”

头疼得厉害,初棠强撑着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目的是几个形容猥琐的男人。

这是哪里?她不是拉着那个恶心的制片人同归于尽了吗?强烈的失重感和粉身碎骨的疼痛深入骨髓,让她仍不由自主地战栗。

这个地方……怎么有点像她成人礼那一晚的房间?

难道她重生了?

看着淫笑着扑过来的男人,初棠想也没想,一脚踹向了男人的命/根子。

“啊!臭表子敢踹我!”

随着大汉一声惨叫,初棠咬着舌尖强迫自己清醒,趁着旁边几人还没围上来,使出浑身力气将大汉按在地上揍,一拳接着一拳,拳拳到肉。

开始对方还骂骂咧咧地挣扎,可没多久就只剩下哀嚎。

旁边几个混混围过来想要把初棠拽开,却因为她这不要命一般的打法无从下手,其中一人头脑一热,抄起旁边的啤酒瓶就砸了过来。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啤酒瓶四分五裂,殷红的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初棠抬起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捡起地上锋利的碎玻璃,带着同归于尽的决绝,双目赤红,仿若地狱恶鬼。

几个混混终于怕了,他们拿钱办事,可不想搞出人命啊!

见他们要溜,初棠冷声道:“我让你们走了吗。”

刚才那一啤酒瓶敲破了她的头,疼痛却也让她的意识渐渐回笼。

她大抵是真的重生了,18岁生日这一晚,她喝了继母郝柔递过来的一杯鸡尾酒之后就没了意识,之后昏昏沉沉地从床上醒来,等待她的是几个衣衫不整的陌生的男人和无数记者的闪光灯。

而现在,郝柔的阴谋尚未成功。

“是谁指使的你们,打电话叫她过来。”

头上伤口的疼痛刺激着初棠保持清醒,她用碎玻璃抵住被揍得连连求饶的大汉大动脉处,手微微一用力,就在大汉脖子上割出了一道血痕。

“别、别杀我,我都听你的!”对方哆哆嗦嗦地拿手机打了电话。

没几分钟,身着高定小礼裙的女子推门进了房间,不耐烦道:“真是废物,怎么这点事都办不明白!”

初棠静静地站在门后,看清了对方的脸,正是她那继妹夏明雪。

混混们支吾着不敢说话,夏明雪感觉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初棠一个手刀敲晕,拿在手上的手机“啪嗒”一下掉在地上。

初棠捡起手机,微信聊天界面的最后一条是继母郝柔的语音:

“放心吧,等那个小贱人身败名裂,你爸就会逼她签股权让渡书,将来夏家的一切都是你的。”

觊觎她的股份?

初棠冷笑一声,夏家的股份是妈妈留给她的,郝柔这个小三也配!

将晕倒的夏明雪扔在床上,初棠看向战战兢兢缩在一起的混混们:“之前她怎么交代的,你们就还怎么做,明白吗?”

从今以后,欺她者,必百倍还之!

安排好了这一出大戏,初棠正要从房间离开,却发现一群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已经像闻着味儿的狼一样朝这边冲了过来。

没想到记者居然来得这么快,初棠来不及脱身,只得朝着阳台跑去。

这片别墅是联排的,每户阳台之间仅隔一道墙,初棠估摸了一下距离,利落地踩着窗台翻了过去。

轻巧落地,还没等松一口气,突然与一双潋滟凤眸四目相对。

初棠反应迅速,伸手一把捂住对方的嘴:“不许动,不许说话!”

司洲远:……

见他没有反抗的意思,初棠试探性地说道:“我放开手,你别喊人。”

得到肯定的答复,初棠松开手,待到看清对方的相貌,却被惊艳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男人剑眉星目,骨相极度优越,兼具东方的精致和西方的立体,这样的相貌,初棠只有在画本里见过,没想到今天居然能见到活生生的完美建模脸!

对方的目光落在她还在流血的伤口上:“你的伤口需要处理。”

男人好像没看见她一脸骇人的血迹,起身到房间拿出医药箱替她包扎,距离太近,初棠看着对方棱角分明的下颌,略微有些不自在。

“你不怕我是坏人?”

男人动作轻柔,闻言,目光扫过她纤细的胳膊:“隔壁是夏家的别墅,你是夏家大小姐,还是二小姐?”

听他提到夏明雪,初棠的脸色沉了下来。

对方却似乎并没有看出她的异样,继续说道:“传闻夏家大小姐夏初棠娇纵跋扈,二小姐夏明雪温柔知礼,想必你就是夏初棠了?”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对夏明雪评价这么好,难道他也是夏明雪那个白莲花的仰慕者?

这么想着,初棠看他的目光就不自觉地带了几分敌意。

这么好看的男人,可惜竟是个瞎的!

她站起身来,将手腕上的卡地亚手镯摘下来重重拍在桌上:“医药费!”

说完就转身要朝门口走去,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你的伤口最好去医院看看。”

“不劳费心!”

女孩离开的背影毫无留恋,一直隐在暗处待命的保镖走到了司洲远身边。

“看来这夏家大小姐确实和传闻一样,粗鲁又刁蛮,先生何不趁此机会提出解除婚约?”

司洲远看着被重重关上的房门,微微勾唇:“有时候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这事暂时不急。”

……

此时度假别墅里,郝柔正带着一堆圈内贵妇往二楼走,一边装模作样地做出一副慈母姿态:“初棠这孩子就是活泼了点,肯定是和朋友玩的太高兴了,你们可别见怪。”

话没说完,郝柔余光扫到了房间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初棠。

“你怎么在这,那房间里面的是……”

正说着,房间里夏明雪崩溃的大叫声传出来:“我叫你们快滚!别拍了快滚啊!”

听到房间里竟然是来夏明雪的声音,郝柔眼前一黑,顾不得身后一群疑惑的贵妇们,扒开人群就冲进了房间。

                           

原创文章,作者:芋泥栗子蛋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7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