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的太子古穿今后成了团宠最新章节,傅长歌,阿盏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女扮男装的太子古穿今后成了团宠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长空万里

简介:【古穿今+打脸+团宠+女强】她是大成王朝女扮男装的太子殿下,运筹帷幄权掌天下,来到现代却成了傅家被抛弃的大小姐  亲妈当面跳楼,亲爹又渣又冷,后妈更是为了给自己子女把她送进精神病医院,好在峰回路转,将死的爷爷以一纸遗嘱将她送去远在国外的舅舅家,本以为要开始过苦日子的太子刚一落地就被接进了宫殿般豪华的巨大庄园里,五个各有特色的美人表哥或坐或躺,同时对她投来了感兴趣的目光  傅盏:说好的穷亲戚呢?

角色:傅长歌,阿盏

女扮男装的太子古穿今后成了团宠

《女扮男装的太子古穿今后成了团宠》免费阅读

“救命啊!夫人要跳楼了!”

“什么夫人!是前夫人要跳楼了!”

“快来人啊!快去叫先生和老爷子!”

“大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大小姐快走!别看!”

“大小姐快上去!快叫夫人一声!那是你妈妈啊!”

……

乱糟糟的惊叫潮水一样灌入耳朵,化作一阵尖锐的耳鸣,让傅长歌不由得皱起脸偏了偏头,谁知这一偏就出了问题——海量的画面和信息钉子一样被钉入她的脑海,陌生的人脸在脑中飞速闪过,让她有些反胃想吐。

直到一切安静下来,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大的楼宇。

此时此刻,就在高高的楼顶,有人正站在栏杆上低头俯望。

她穿着鲜红的裙子,风吹动她的裙摆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

“夫人!您千万冷静!先生很快就回来了!”

“夫人!您还有大小姐呢!大小姐可在下面啊!”

……

聒噪的声音再度填满她的听觉时,傅长歌终于明白,她眼前所见的,是完全陌生的新世界。

她不再是大成王朝的太子殿下傅长歌,而是这个世界里的傅家大小姐,傅盏。

上面那个站在楼顶摇摇欲坠的女人,就是她的母亲,也是傅家的前夫人,边筝。

“大小姐!你快喊一声啊!”

有人在她身边蹲下来,在她耳边着急的叫喊。

“你叫一声夫人就不会跳了!夫人最疼你了!”

“夫人一旦跳下来你可就没有妈妈了!大小姐!”

一声比一声更凄厉的喊叫里,傅长歌恍惚地眨了眨眼睛,她凝视着高楼上那个红裙飘摇、黑发轻舞的女子,缓缓张开嘴,生涩地发出了一点声音:“妈……妈妈。”

第一个音节出来后,陌生感便消失了,她的声音变得流畅起来。

“妈妈,妈妈,妈妈!!!”

最开始的喃喃低语逐渐变得撕心裂肺。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激烈情绪,让好多年没激动过的傅长歌眼含热泪,心痛如绞。

“妈妈!我是阿盏!我是阿盏啊!妈妈你看看我!你还有我呢!”

眼泪从女童眼中滚滚而下,很快就湿了满脸。

她拼命挣扎起来,却被女佣死死抱紧,连额角青筋都快要暴起的用力着,她泣不成声地发出大喊:“妈妈!阿盏以后都听话好不好?阿盏不要爸爸了,阿盏跟你走好不好?你也别不要阿盏,妈妈!!”

撕心裂肺的哭喊丝毫没能改变乱糟糟的现场。

管家、花匠、厨娘、还有女佣,许许多多的人簇拥在这里,将这座庄园变得嘈杂热闹,不远处还有年轻的修理工在不着痕迹的直播,直播间里弹幕飞快地刷过,许多人扔下高额的打赏央求主播靠近一点,好让他们看清楚细节,毕竟很少有人目睹过真正的跳楼。

现实里,网络上,无数人各怀心思的关注把这场跳楼变成了一幕荒诞的戏剧。

戏台上唯有站在楼顶的女人,和楼下哭到力竭的女孩是真的。

隔着漠漠长空,隔着一整栋楼的高度,她们的目光在虚无中相接,没有人能看清彼此的表情,可傅长歌却觉得自己看见了那个女人的笑。

一个哀戚的、疲惫的,充满歉意与绝望的笑。

她似乎张了张嘴,吐了几个无声的字,随后便跌入了猎猎风声里。

红裙在高空扬起热烈的弧,如火一般招展着扑向大地。

只一刹那的功夫,尖锐风声化作剧烈的闷响,猩红的火焰飞溅起来,热辣辣地溅上了傅长歌的脸。

四起的尖叫与哭喊里,傅长歌只怔怔地盯着那个女人,血液正从她身下不断地溢出来,开成一朵艳丽的花。

下一秒女孩被佣人捂住了眼睛,而她在黑暗之中抬起手,颤抖着抚摸自己的脸。

热的,腥的,“妈妈”的血。

剧痛利箭一样撕碎了她的心脏,女孩一声不吭地晕了过去。

·

“妈妈死了。”

梦境里,身形已经有些模糊的小女孩抱着膝盖坐在墙角,泣不成声。

傅长歌慢慢走向她,红色衣角曳过地面,最终停在了女孩面前。

“我娘亲也死了。”

她低头凝视女孩许久后,终于说出第一句话来。

女孩闻言抽了抽鼻子,慢慢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哭得通红的小脸。

“我妈妈是伤心死的。”她抽抽搭搭地说。

“我娘亲是为国战死的。”她平静地道。

“是爸爸和魏阿姨让她伤心了。”

“我的国家因为叛臣而灭亡了。”

“我想让爸爸后悔。”女孩吸着鼻子,看着傅长歌,眼睛红红地说,“所有让我妈妈伤心的人,我都想让他们后悔。”

“我也想回去,我想重建大成,我想亲手诛杀叛臣,让他们到我父皇母后的陵前磕头谢罪。”傅长歌沉默许久,低声道,“但我知道,我永远都回不去了。”

“可我好想能实现你的愿望。”

她抬起眼眸,对女孩伸出了手。

那只手拿惯弓箭纸笔,指尖和虎口都生着薄薄的茧,修长而纤细,漂亮极了。

女孩仰着头握住她的手,这才看清了她的全貌。

她穿着男式的红色长衣,肩上有金龙盘旋,玉冠半束,乌发如水,是一个不用看脸,就让人不由自主想跪倒在她脚下的存在。

仿佛是与生俱来,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尊贵之气。

望着这个不知该叫小哥哥还是小姐姐的人,女孩傻傻地呆了好久,在即将消散之前,她却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可是,你是谁啊?”

女孩消失了。

梦境一般的白雾里,只剩下一袭红衣的少女。

她看着空荡荡的掌心,半晌才弯唇笑了一下。

“我是,傅长歌。”

从此以后,我也是傅盏。

·

傅盏。

傅家家主傅晏白的第一任老婆所生的大女儿。

作为淮川最炙手可热的新贵族,傅家近些年来一直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出生在傅家的傅盏原本应当是天之骄女,众星捧月的长大,无奈她五岁就父母离异,没多久就多了个后妈,同时还多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

而如今,她七岁,忙得根本不落家的渣爹指望不上,唯一能偶尔过来照看她的亲妈又跳楼自杀了。

简直就是一盘死局,傅长歌答应傅盏要实现的那个愿望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可大成太子,最爱做的事就是化不可能为可能。

燕雀啾鸣之声里,傅长歌……不,傅盏睁开了眼睛。

她看见雪白的天花板,透明的玻璃窗,还有窗外碧绿的草坪,以及草坪上来往的穿着蓝色条纹衣服的人们。

有护士从外面走进来,往床上扫了一眼后便惊叫起来:“医生!傅小姐醒了!”

傅盏没有回头,她视线最终定格在床边某个仪器上。

运用小傅盏所学的知识,她将那几个字无声念了出来:

“云上,精神病,疗养中心。”

                           

原创文章,作者:长空万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7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