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鸦不是家里蹲《惊悚游戏:我真是正常人》小说最新章节,江枫,安晏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惊悚游戏:我真是正常人

小说:悬疑

作者:墨鸦不是家里蹲

简介:我是一个正常人,喜欢凌晨两点玩游戏。最喜欢玩的游戏是《美好世界》,里面有许多对我掏心掏肺的朋友,我们一起挥洒汗水,建立了刻骨铭心的友谊,每当他们被我的所作所为感动地痛哭流涕时,我总会笑着捂住他们的嘴巴,不用感谢我,都是我应该做的。当朋友之间产生矛盾时,我都会耐心地和他们进行深入交流,争取不把矛盾带到第二天,这样我就会交到一些新朋友, 每个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正常极了。他们说的很对,我一直这样认为。

角色:江枫,安晏清

惊悚游戏:我真是正常人

《惊悚游戏:我真是正常人》第1章 我是一个正常人免费阅读

“叮!检测到你的心理疾病严重,自动为你选择治愈系游戏《美好世界》。”

“安医生,我真的没病,这样的治疗能不能到此为止啊。”江枫也自动忽略了耳边的提示音。

笑话,他才没病!干嘛要去玩什么《美好世界》?

说完这句话后,江枫无奈地看着眼前清冷的大美人。

凹凸有致的诱人身材隐藏在宽大的白大褂下,偏偏姣好的面容上,时时刻刻挂着一副纯良甜美的微笑,让人觉得亲切的同时又感到淡淡的疏离。

甚至忍不住想要更进一步地窥探她的内心世界。

不过作为一名优秀的心理医生,安晏清当然不会让人看穿自己,与病人保持良好的距离是一名心理医生的必修课。

当然,肢体距离也包括其中。

安晏清扫了一眼江枫搭在自己皓腕上的手,抬头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直到他讪讪地收回手时才开口道:“每一个精神病人都觉得自己没病。”

“是的,宿主就属于患病而不自知的类型。”耳边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江枫只觉得聒噪极了。

“可是你也看到了,这几次治疗下来根本没什么变化不是吗?况且我也没钱治疗。”

他试图换个角度让安晏清意识到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谁知安医生翻了白眼,“说得好像你给过钱似的,我是看在咱们邻居一场的份上,才无偿帮你治疗,不要不知好歹。”

她扬扬自己白皙的小拳头,或许是因为江枫救过她的原因,她在江枫面前丝毫没有作为高冷心理医生的自觉,

江枫无奈地叹口气,他和安晏清是通过一场车祸认识的。

在那辆呼啸而来的轿车前,江枫毫不犹豫地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把自己给救到了病床上。

每个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也就是从那天起,耳边就一直有个声音在喋喋不休,像个骗子一样想把他拉到游戏里。

但江枫可是下载了国家反诈APP的人,怎么会被这种低级骗术给骗到!

他一直不为所动,苏醒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救下的大美人就是自己的新邻居。

而且还是一位前途无量的心理医生,这本该是一场美好的邂逅。

不过可惜,这位新邻居在他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让他破防了。

“你有病。”

安晏清认真地看着病床上的江枫,仿佛这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情。

“不过你放心,作为回报,我会治好你。”

想起当时的情况,江枫颇为无奈的摇摇头,耳边的声音急忙见缝插针。

“在游戏里,你将交到许多对你掏心掏肺的朋友,它们会让你留下刻骨铭心的回忆,相信我,这绝对是一场让你终身难忘的旅程。”

“闭嘴!烦死了!”江枫的都脑袋快要炸掉,忍不住怒喝出声!

“你在和谁说话?”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安医生脸色不善地看着他。

自己免费帮他治疗,还要被骂?

真是岂有此理!

江枫看着安医生的脸色越来越黑,赶忙讪讪一笑,正准备开口解释,就被她把话堵在了嘴里。

“今晚多做点饭,拿来抵你的诊疗费了。”安医生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决定晚上去家里好好教训他。

江枫自知理亏,只得无奈地答应。

买完菜回到家后,眼看时间还早,江枫决定先打开电脑存章稿子再说。

他是一个实现了财富自由的五金店老板,也是一个业余的网络小说家,喜欢写些灵异恐怖的作品,可惜没什么人看。

“……小心心理医生,她们在治疗病人的同时自己也变成了病人。”

恶趣味地写下这句话后,江枫起身伸了个懒腰。

“滴滴!警报!警报!”

“检测到宿主的心理疾病恶化,正向变态的方向发展,现强制送入《美好世界》进行治疗!”

我就恶搞一下怎么就成变态了?

江枫满头问号,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漆黑的空间中,眼前只有一块蓝色的光幕。

“请输入您的游戏ID。”

系统有些气急败坏,看样子这游戏非玩不可了!

“你其实就是想让我玩游戏吧?”江枫忍不住说道,随手在光幕上输入自己的ID。

“一个正常人。”

确认完毕后,耳边传来叮的一声。

“猎物蛰伏在黑暗中,猎人死在黎明前,死寂的血色笼罩着这片大地,请你找出通往光明的唯一道路。”

“你的身份是:枪。”

“欢迎来到美好世界,祝您游戏愉快。”

“就这?还《美好世界》呢!”这是江枫意识陷入沉睡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苏醒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病床上,四周充斥着腐烂的臭味。

发霉的被子和枕头让他浑身瘙痒不已,而墙壁上的血污更是提醒着他这里绝非良善之地。

正想下床查看四周环境,却发现自己全身动弹不得,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江枫只得转动眼珠,在不抽筋的情况下观察着身处的环境。

这个房间中有四张床,那高高鼓起的被子证明还有三个自己的病友。

而他这才发现病床是由开裂的白骨构成,上面还附带着扭动不已的血丝。

地上乌黑一片,看上去是由女人的头发构成的地板,远处有个球状的物体在滚来滚去,但愿不是一个人头。

冷汗顺着额角淌落,一股后知后觉的恐惧涌上心头,那球状物像是故意戏弄他们似的,不停地在病床四周打转。

而潮湿的发梢也不甘寂寞地浮动起来,就像是被风吹动的乌黑草原,舞起柔软的浪潮。

这景象像是在举行什么邪教仪式一般,那散发着的不祥气息让江枫有一种,果然被骗了的感觉。

可惜他现在除了从喉咙里发出阵阵呜咽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没过多久,那人头就像是玩腻了一般,地上的黑发竟缓缓漂浮起来,从中散发出诡异的红芒。

星星点点的红光顺着黑发的发尾流出,像是飘舞的精灵般钻入了四人的身体里面。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着江枫,这红芒看上去可不像什么好东西,他怎么可能让其就这样进入自己的身体里。

于是,此起彼伏的呜咽声在病房中响起,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眼见江枫他们不停地挣扎,那人头幽幽飘起,被黑发遮掩的面容下只能看见一张血色红唇。

对着江枫他们一开一合,像是在述说着什么。

可惜病房里没人会读唇语,此刻无边的恐惧紧张已经吞没了几人的理智。

那人头见自己的述说没有效果,也就没有再做尝试,而是默默地输送着这些猩红的光点。

无人能够挣脱这束缚,几位病友脸上已经满是绝望,今天就要这么不清不楚地交代在这里了!

江枫也眉头紧锁,他尝试了各种办法,却仍是徒劳,这游戏就像变态一般,想要就这样把他们置于死地。

正当江枫的思绪沉入谷底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年轻男人走进房间,他看了看动弹不得的江枫三人,咧嘴微微一笑。

“有人需要子弹吗?”

                           

原创文章,作者:墨鸦不是家里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5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