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予曦兮《团宠王妃她又酷又飒》小说最新章节,姽婳,王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团宠王妃她又酷又飒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凌予曦兮

简介:【任性貌美小公主✖️白切黑皇子】兰念景最近有些郁闷:为什么遇到狗血穿越到游戏还没逃脱要和亲的这个魔咒?好死不死这个讨厌鬼还是未婚夫2.0!身为公主与储君之妃,温柔端庄,善解人意,是为夫君的得力助手。但看起来她似乎跟以上几条并不沾边。非但如此还经常横行霸道,欺负夫君,甚至成天上演花式逃跑,把所到之处弄的鸡飞狗跳,鸡犬不宁直到某天,被她讨厌的冤家告白,还说喜欢她。登时,某小公主开始有慌了…

角色:姽婳,王上

团宠王妃她又酷又飒

《团宠王妃她又酷又飒》第1章 万万分之一的概率免费阅读

她是在一阵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嘈杂声之中悠悠醒来的。

甚至,她莫名的,觉着还有些颠簸…

“诶,你说…等公主醒来,发现被王上骗了,这还五花大绑的被绑着送去和亲,依照公主的性子,定然会大发雷霆,气急败坏不会罢休的吧?”

“这是必然的事实。可是这有什么办法?虽然王上再怎么宠着公主,可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公主总不可能永远留在宫里的。”

“更何况,大凉那边…”

“可再怎么的王上怎的能用这种手段欺骗公主,趁机让人给她酒里下药然后还五花大绑的绑上花轿?”

“若是到了蓝陵,让人家看了会怎么想?”

“我怕经过这次,公主定然是会生辰宴会产生不小的阴影!”

“那有什么法子?”

“王上固然也心疼公主远嫁,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难不成还真要等到西凉那边来找公主回去?若是真有那天,你我怕真是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公主了。”

“可是,若是公主若耍性子想耍赖拒婚回去怎么办?我等可不好交代啊!”

“…”

若是放在平时那堪称荒谬且发生率渺小的穿越概率里,此刻身处这个环境的她醒来的第一个反应,定然是迷惘,不知所措,甚至还有点惶恐紧张。

不过眼下身为女主角的她,除了迷茫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以外,上头的情况倒是一概没有,但是出乎意料的淡定自若和镇定。

不妨碍因为类似红盖头一样的东西,阻碍了她的视线,也不妨碍因为一来就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阻碍了她的行动。

她倒很是淡定的听着来自花轿外头的闲谈,内心却很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身着嫁衣,揉着疼痛沉重脑袋醒来的女人,此刻身体里居住的,并不是他们口中的公主,而是和她们公主一样同名,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年轻女子。

二十一世纪的兰念景,乃是一家知名游戏的游戏体验官。而现在她身临其境的,正是她体验的游戏《公主不容易》里的游戏场景。

随着科技的发达与进步,对于游戏的体感与升级,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由兰应景她们游戏公司推出的第一款面对大众女性而推出的一款古风版恋爱攻略全息XR体感游戏。

虽然目前还处于测试期间,可是在公司发出相关宣传与消息的时候就受外界瞩目且强烈的好奇与期待。

也是因为她们公司是有史以来成为第一个推出拟真游戏的公司,因此也给人们,尤其是期待了这个游戏已久的人们带来了极大的变化。

而被选中的公测玩家自然也是屈指可数,因此机会更是宝贵不易得。当然,作为公司游戏体验官的兰念景自然被排在首列。

只不过公测内的玩家,进入的游戏,开头都是随机剧情,并且出生地点国家随机。能不能遇到男主,邂逅男主,还是找到游戏里其他几位男主修满对他们的好感,并且达到一定的剧情,触发游戏结局,方可回到现实世界。

当然,以上,纯属是遇到了渺茫bug触发的时候…

正常的时候,只要存档,然后召唤出系统,记忆并存档就可退出游戏,回到现实。

与那几个被挑选中的公测玩家,只要拥有连接游戏与现实的设备–属于自己的游戏ID卡,还有游戏头盔耳机,还有最主要的全息XR游戏交叉体感机以及电脑,就可以进入游戏。

此刻脑袋尚且还在迷糊状态的兰念景有些断片,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游戏世界的。

她这时候不是应该连续体验了几天几夜,疲倦至极地兰念景经受不住眼皮打架,当即忘记关机,退出游戏了吗?

这会儿应该十分疲惫地伏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啊!

怎么会…又进到了游戏里?

难不成是因为一时失误,然后不小心触碰到了启动游戏开始的按键?

还是这系统出现了bug?

总之考虑到明天公司还有重要会议出席,她这会儿应该立刻退出游戏,然后回到现实游戏,好好睡上一觉。

万事等明天早上起来,再做决定。

这般想着,她便是挣扎了一番,然后吃力的调整了一下被五花大绑地自己,端正坐好。

也正好无意之间弄掉了她头上盖着她的红盖头,这会儿视线蓦地变清晰了不少。

但是对于这些,她都仍然觉得事不关己。

清了清嗓子,然后她字正圆腔且,一字一句地对着眼前的空气发出了指令:“系统,我要存档,然后退出游戏!”

“…”

可好半天,系统却是毫无反应,面对她的,除了死寂的空气还有她自己,其他什么也无。

但或许是因为轿子里头的她闹腾的动静,终于使得外头热闹的锣鼓喧天,鞭炮声阵阵的氛围还有方才的对话在此刻神奇的一起嘎然而止。

可却是让她莫名地感觉到了一阵犹如死亡一般窒息的氛围,朝她扑面而来。

下一刻,她正要酝酿一番情绪,然后正要骂人之际,却发现,方才的颠簸感,瞬间消失了。

紧接着,随着一阵疾风过,她的轿帘当即被掀开。

方才的吹吹打打鞭炮声什么的也当即不见,那隐隐约约地讨论声也烟消云散。

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略掉外面炙热的太阳以及风沙肆虐的恶劣天气…她咋地望向了外头,蓦地,什么送亲队伍里的人啊,还有马夫,以及随行的一干内侍还有婢女在内的人。

当然她不知道还有没有包括方才八卦议论地两个人在不在其中。

总之是一片花红柳绿地扑啦啦跪了一地,神色各异,但简单归结起来,也不过惶恐二字。

看着坐在轿子,落下盖头却五花大绑地她,皆是一副噤若寒蝉地模样:“小的们惶恐,还望公主保重自己的身体,公主息怒!”

怎么?他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的表情很奇怪吗?还是因为她方才的一句话露出了什么破绽?

他们为什么这样一副样子看着自己?

她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有这么可怕么?

虽然内心如是腹诽吐槽着,但表面上她还是尽力地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

以至于看起来能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和煦些:“你们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么?还有—我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谁能给我一个解释,嗯?”

哪里料她这好不容易看起来装的和善,且笑的如沐春风地笑容让他们整个人更是为惶恐,原本垂地低的脑袋都快埋进了风沙里,身体也是颤抖的厉害:“公主恕罪,公主息怒!此事与我们无关,都是王上的主意!”

忽略了眼前一干人等夸张至极的成分以及外头肆虐的风沙。

兰念景还是控制不住地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跪着地一大帮人,嘴角微微抽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儿?系统啊系统,你倒是出来说句话啊!”

这话一出,俨然是让眼前的一干人误会她是不是醒来之后出了毛病,还是吃错了药。

皆是一副面面相觑地相视对望了一眼之后,又是惶恐地抬头看着有些情绪不定的兰念景,表情宛若雷劈,却又是表现的不太明显。

“您不是咱们云境远近闻名,最为受宠地嫡长公主延华公主兰应景么?”

只有看起来疑似贴身婢女的那个丫头跑上前来,拉着她的袖子,一通猛摇:“公主,你该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了吧?这是…怎么了?您可不要吓姽婳啊!”

云境延华公主兰应景?

难不成,她这会儿真的是一时失误,回到了游戏里?

内心顿时因为这一想法,乱了方寸,却是还有些难以置信。

强压着要狠狠骂一通系统的情绪,然后对那姽婳道:“别说废话了,赶紧,给我解开。”

“哦,对了!”

“顺便问一下有没镜子,我想要照照,顺带确认一些事情。”

此话一出,那叫姽婳的侍女当即一副宛若遭受雷劈的表情看着她的同时,再猛地摇了摇头。

兰念景觉着有气又好笑:“怎么?难不成你们怕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还是要跑走?”

话说一半,又用嘴努了努外头,煞有其事地道:“你看我现在这样子,还回得去么?”

“放心,我又不会吃了你们,又不会把你们生吞活剥…”

说完,又拿出了一副公主的架子,义正言辞,佯装欲发作地模样,对他们恶狠狠地道:“赶紧地啊!姑奶奶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若是不赶紧照做,小心姑奶奶我真的揍的你们永生难忘!”

这句话落后,她只觉得气氛变得更加窒息了,而姽婳看起来虽然一副不知所措的为难模样,可还是疑惑地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面小镜子,递给了兰念景。

只待她平复了一下情绪,让姽婳给她解开,松了松筋骨,从她手里接过化妆镜的那刹那,看清了镜子里的容貌之后,她这才不得已接受了那无奈,可悲,又好笑的事实。

镜子里的脸虽然同她一模一样毫无差别,可是在妆容,乃至服饰打扮什么的,简直是和现代的她,大相径庭。

纯粹就是一副古代扮相与模样。看上去浑然天成,也似曾相识…

这分明,就是游戏里,那个在云境,刁蛮任性而远近闻名的延华公主,以她为蓝本设计的女主兰应景!

这下,她内心真是彻底地凉了。

就在这时,空气之中平白无故地出现了系统机械而无感情地清澈少年音:“系统故障,给您带来的不便游戏体验请见谅。”

“由于你刚才没有做出及时的反应和处理,本次的游戏存档将会全部清空,游戏将会重新开始…”

“喂喂!”听了这句话之后,兰念景登时觉着气不断往上涌,只来得及留下一句:“你倒是等我存档了再说啊!”

然后不管三七二一,也不管那些人怪异的表情。

当即双眼一黑,一闭—

整个人就那么躺尸似的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这下她的辛苦可真是白费了…

                           

原创文章,作者:凌予曦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5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