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见风《怂包农妇要养娃》小说最新章节,周洁,柳七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怂包农妇要养娃

小说:种田

作者:山谷见风

简介:胆子小得出名的女大学生周洁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下海游个泳把自己游死了再睁眼就成了古代一个有了娃娃的农妇阮清清相公还要休了自己跟富婆好周洁表示这个为了跟富婆好要弄死自己的相公太可怕了离了也好, 不过她要带着娃为了儿子,她得鼓起勇气踹渣爹!斗舅妈!手握空间加油种田!

角色:周洁,柳七生

怂包农妇要养娃

《怂包农妇要养娃》第1章 穿越,谋杀免费阅读

周洁穿着十分保守的泳衣站在海边瑟瑟发抖,看到往来嬉笑的人群心里又紧张又兴奋。其他同学已经在海水里上下翻涌玩得不亦乐乎,有人远远的朝她喊道:“周洁!快下来!好好玩好凉快!”

她抱着一只巨大的泳圈,身上还挂着救生衣,心想:“装备这么严实了不会那么容易被浪打翻吧?大不了我紧紧抓住泳圈!嗯嗯!”

周洁暗自给自己打气,鼓起勇气走向海里,此时的海浪一层一层打在她的脚上,腿上,很有些力道。让她不禁又犯起嘀咕。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把泳圈套在身上,一点一点滑了出去。

靠近浅滩的海浪还算小,翻涌袭来之间还是算轻巧,拍打得泳圈上下起伏,周洁渐渐找到了乐趣,胆子稍稍大了些,慢慢接近那群玩水的同学。

周遭人群小孩来回过往,看到旁边有一根巨大的绳索,想来是让人拉着方便前行保证安全的。

她抓住绳索,慢慢走了过去接近那群同学。

刚刚那个朝她打招呼的女同学发现周洁的逐渐接近,不禁惊讶的喊道:“周洁来了!这个小怂包!居然敢下海了!快来快来!我教你游泳!”

周洁正要回以应答,突然,一道巨浪袭来,将她打翻在海水里。

海水并不深,站起来也就到成年人的腰下,可她被海浪打得晕头转向,翻涌的海水让她难以站起来,周洁心里发慌,疯狂扑腾,她隐约听到有同学在惊叫:“快站起来!海水不深!抓紧游泳圈!”

“我丢!”周洁暗骂,我倒是想站起来,可海水不允许啊!它一直翻涌拍打我!

恍惚间感受到有人在抓她的手臂,但在这浅滩竟然又有一只石头,剧烈挣扎间她一头撞到那只石头上,眼前一黑,感觉到了海水腥咸苦涩涌入口中,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

仿佛只过了片刻钟,周洁再次醒来,但口中鼻子中仍然有水朝她涌入:“我丢!”她咒骂起来,怎么还没把她拉起来吗?

她再次挣扎起来,想要呼救,但源源不断涌来的水侵入她的口中使她难以发出任何声音。

不知挣扎多久,她再次双眼一黑,晕了过去,晕前她心里只是嘀咕一句:这次是真的死了吧?

当她再次恢复一丝神识,听到周遭嘈杂的议论声,有老有少,有人在翻她的眼皮抓住她的手臂像是在把脉。

费劲巴拉的睁开双眼,刺目的眼光使她不由自主的抬手遮挡一下阳光:“怎么回事?我被救起来了吗?”

她半撑着身子,抬眼朝周围一望,愣了。

周遭的人通通穿着古代的服饰,棉麻的衣服简单素净,无有花纹,大部分已经洗得发白,老人小孩皆一头乌黑长发扎在头上束着发髻,见她睁眼瞧着四周,纷纷惊异道:“醒了!王家媳妇醒了!”

?什么情况?什么王家媳妇?谁古怪的语言是怎么回事?听着跟古中国的奇异发音一个样呢?她死啦?到了阴曹地府还是做梦呢?

有位浑身皆湿透脸色苍白的妇人满脸担忧的看着她,头发上还在滴答滴水:“清清,怎么样了你?”

周洁看着这个肥妇人,一脸茫然:“什么清清?”

妇人惊讶不已:“你怎么了?”她扒拉扒拉脸上的水,一把抓过旁边的老者,“柳大夫,清清怎么好像不认识我呢?”

柳七生也是惊疑不定,喃喃自语道:“不对呀,刚刚把脉她分明是死了呀!怎么会又活过来了?!”他撇开肥妇人的手,再次蹲下身子以手帕裹手捉住周洁纤细的手腕,再次把脉探查起来,不住的抚着胡子感叹,“真是奇也怪哉,停止心跳,瞳孔放大,分明就是死去的脉象,怎会。。。嘶。。

难道是老天爷眷顾不忍收她?”柳七生连连惊叹道。

周洁蒙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着周围不断扫视她的人群,总觉得不太对劲,“是不是做梦呢?”

她赶紧赶快的躺下,闭上眼睛,意图从梦境里醒来。

这个动作惹得周遭的人议论声更大:“阮清清又死了!”

“刚刚可能是回光返照!”

周洁闭着眼睛,耳朵却能听到不断响起的议论声,紧皱眉头:是说的她吗?她就是这些人嘴里的阮清清?她到底是穿越还是做梦?

肥妇人吓到了,没从柳七生嘴里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她连忙走来,半跪在地上:“清清,清清你睁开眼睛,我是章芸啊!咱俩是好姐妹!你忘记了吗?”

这时,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孩跑来,瘦弱不堪简直脱相,毛发杂黄又稀疏,搂着周洁的胳膊嚎啕大哭:“娘!你怎么了娘!你不要死!”

小孩直哭得眼泪鼻涕横流。

周洁受不了了,她睁开双眼,看向这个搂着她哭得伤心的小男孩,罢了,就当角色扮演吧!不然也太吵吵了。

小男孩惊异的看着她,脸上还有一些黑印子,想来是贪玩造成的,抽噎着:“娘,你没死。”

周洁摇摇头,没说话,这个时候她选择闭嘴,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下,以免说多错多。

小男孩咧嘴一乐,用手背擦了擦鼻涕眼泪:“娘没死!”

肥妇人有些惊异,不断追问情况,周洁始终摇头不语。

柳七生看了看她:“你受了惊吓,呛了水,在水底似乎撞到了脑袋,记忆有所缺失很正常,休息两天就好了!老夫这边给你开副药,回去煎了喝好的更快速些。”

此时人群里走出一个脸色阴晴不定的青年男子,捏着一柄折扇,长得斯文秀气,白净清秀,颇有几分翩翩少年郎的味道。

“不必了!我带着清清回去歇歇就可!”语气虽然还算温和,阮清清见到他的一瞬间却打了个冷噤。

拽着她手的小男孩也轻轻哆嗦着,喊了句:“爹。。”

?我的天?这是我老公?长得还行啊!但为什么看着他感觉毛骨悚然呢?周洁暗暗嘀咕。

青年男子脸色恢复平静,轻轻勾起嘴角,走上前来搂着周洁的双肩,语气温和,眼神深情,动作温柔:“清清,你怎么样了?怎么会掉进水里?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听着青年男子的话,明明是温柔极了的语气,阮清清浑身却止不住的哆嗦,好似身体本身发出的本能反应,与她无关。

这是怎么回事?

                           

原创文章,作者:山谷见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4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