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芝麻胡《认真搞事业后,白月光他后悔了》小说最新章节,邵珩,叶希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认真搞事业后,白月光他后悔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嘿芝麻胡

简介:今朝喜欢邵珩时,邵珩对今朝不屑一顾。当邵珩爱上今朝时,今朝说:对不住,我为曾经的年轻鲁莽自罚一杯。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的时候,就是正确的开始,不是吗。邵珩抱着怀里的今朝,问她,明明你就在我的怀里,为什么我却觉得你离我那么远呢。今朝推开邵珩的怀抱,抱歉。100天试用期到了,我们分手吧。邵珩扯住今朝的衣角,声音沙哑,今朝,你再看看我好不好。

角色:邵珩,叶希泽

认真搞事业后,白月光他后悔了

《认真搞事业后,白月光他后悔了》第1章 重逢免费阅读

邵珩回到海城还不到一周的时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前追求对象借去当工具人。

原本只是约了发小叶希泽晚上小聚一下,就在楼下喝个咖啡等他下班的时间,一出狗血大剧就在自己眼前上演了。

一个男生借了咖啡馆的户外场地要表白,鲜红的玫瑰爱心、小提琴、三层大蛋糕控场三大件一应俱全。

女主角从咖啡馆路过,不知道店员用什么理由把她带到了爱心中间,男生深情表白,表白词感人肺腑,从两人相遇讲到怦然心动再到情根深种。

女主角十动然拒,男生不依不饶,非要让说出个所以然来。女主角抚住额头,闭着眼睛素手一指:“因为我男朋友不允许我一脚踏两船。”

当女主角转过脸来的那一刻,邵珩直接愣住,居然是今朝,好死不死今朝指的人正是自己。

邵珩默不作声,懒洋洋地点了支烟坐着动都没动。

因为有时候表面上的拒绝是女孩的一种矜持。

更何况所谓宁拆一座庙,不悔一门婚,就算这人是认识的,那也不能破坏了人家的好姻缘不是。

奈何激动的男生没get到邵珩的良苦用心,一下冲了过来,额…在路上还不小心跌倒了,摔了个狗吃屎。没关系,站起来掸掉灰尘依旧又是一条好汉。

伸手就要来抓邵珩的衣领,邵珩在男生得手前率先站了起来,往后迈了一步。

男生比邵珩矮了大半个头,目测也就和今朝差不多高。邵珩无心参和此事,但男生身后的今朝不停地用眼神疯狂地向邵珩输出:救救我!救救我!的信息。这还不出手,多少有点不是人了吧。

邵珩伸手捏住男生伸出的颤颤巍巍的手掌,往后一推,男生又坐倒在地。

“滚。”不带任何情绪的一个滚字,威慑力十足。

男生还想冲上来,被一旁的人拦住,咖啡店员工也怕在这里闹出什么不好交代,纷纷上前来阻拦,男生就这样连拉带拖地被请了出去。一场闹剧平息下来,再回头去寻今朝,今朝早已不知所踪。

*

今朝今天真是倒了血霉。

原本只是到甲方公司准备晚上汇报方案,停好车,刚出地面路过一个咖啡馆,店员就出来拦住她说有人要求婚,能不能请她帮忙当一下氛围组。

今朝想着时间还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凑个热闹,结果小丑竟是她自己。

当被带到玫瑰花瓣堆砌的爱心中心时,小提琴悠扬的琴声适时而起,远处目测还有一个三层大蛋糕正欲推来,张家明单膝跪地,嘴唇一张一翕说着什么。

今朝尴尬得能用脚趾抠出一个魔仙堡。脑袋嗡嗡地听不清张家明具体说了什么,大体就是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之类的。

今朝忍无可忍:“抱歉,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

“因为我男朋友不允许我一脚踏两船。”手指朝旁边胡乱一指。

张家明顺着手指看到了邵珩,今朝也看到了邵珩。

现在收回手指还来得及吗,要不接受算了,回头看看张家明这张脸——不行不行不行。

今朝恨不得自己能使出遁地术…

刚回过神来,便见张家明朝着邵珩冲了出去,然后在半道上摔了个狗吃屎…

还有比现在更尴尬的时刻吗…今朝此刻恨不得此刻连夜打包逃离海城。

于是趁着张家明去纠缠邵珩的空隙,今朝伺机遁了。

*

寻不到今朝的身影,邵珩也没多纠结。刚刚的烟和张家明纠缠时灭了,便又重新点了一支。

桌面上的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

【下楼了。】

刚过一支烟的时间,一高挑俊朗的男子推开了咖啡馆的室外玻璃门,目光扫视了几番,找到邵珩所在,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我一会儿还得上去,晚上有个会。”

邵珩闻言睥了叶希泽一眼:“那你还叫我等你。”

“我之前也不知道啊!突然袭击啊,大哥!我老爸说晚上听听我们对新地块的想法,现在这阶段还在做市调呢,我们能有多成熟的想法,只能希望策划公司那边给点力了。”

叶希泽伸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冰美式外带,回头对邵珩说道:“听说刚刚楼下有人表白,闹了一阵呢?”

“嗯。”

“嗯?”

“你刚没看见?”

不仅看见了,还参与了。

“你记不记得,我们大学有个叫今朝的?”

“…怎么了?”

“刚刚被表白的是她。”

“卧槽?!”叶希泽一听是今朝,立马慌了。

“怎么?”邵珩有些不明所以。

叶希泽摆了摆手,示意邵珩别说话。

拿出电话拨给今朝:“你在哪呢?没事吧?”

“张家明那小子在哪?”

“行,你别动,我去找你。”

挂了电话,邵珩用眼神传达了自己的疑惑:???

“今朝是我们这次合作的策划公司负责人,我们新地块这次是她亲自操刀做前期规划。”

邵珩闻言挑了下眉尾:“哦?”

叶希泽有些着急,语速很快:“我得找她去。张家明那小子缠着她很久了,没想到这回堵到我们公司楼下来了。”

叶希泽的冰美式上来了:“你买单,我走了。”

说完飞也似地走了。

过了会叶希泽又发来的微信语音【过了今晚,去朱熹那酒庄给你接风,mua!】

【滚。】

邵珩买完单,也起身离开了咖啡馆。

下了地下停车场,寻到车位,解锁上车,一辆宾利欧陆缓缓驶出停车位。欧陆墨绿复古的颜色低调却丝毫不会淹没主人的光彩,流光从车头滑过车尾,很是耀眼,让人有十足的窥探欲看看是谁驾驭了这低调的尊崇。

驾驭它的人有着精致却不过分精致的脸,如西方人那般深邃的骨相,搭配着纯正东方人的皮相,眼神因为专注而显得有些凌厉。

车辆转弯朝着出口驶去,出口有些拥堵。

邵珩左手撑着窗框抵着额头,等的时间有些长了,有些微微发呆。视线百无聊赖地往左一撇,又看到了今朝。

今朝躲在车上有些警惕地东张西望着,像只…受惊的松鼠。

过了会儿,叶希泽小跑过去,敲了敲今朝的车窗,今朝开了门,两人一起离开了。

前面的车动了,邵珩收回目光,踩下油门跟上前面的车辆。

上次见到今朝距现在已经五年了,五年时间两人都有不少变化。今朝曾在大学时,疯狂地追过自己。

这并不奇怪,当时一个系有半数以上都喜欢邵珩,好看的皮囊在校园里有着万有引力,但邵珩从未对谁有过心动。大二结束后在家人的安排下出国深造,接受更适合管理家族企业的精英教育。

后来…好像就再也没联系过了,这只是一段有点无聊的青春插曲罢了,邵珩心想。

*

刚回国,工作、生活都是亟待打理,连着忙碌了几天,邵珩与叶希泽相约的聚会,因此推迟了一个多星期。

这日,在另一个发小朱熹的酒庄小聚,闲谈三五,不聊正事。

突然有人提起叶氏地产新拿的地块规划是不是出来了。

叶希泽:“嗯,基本定下来,老爷子拍了板,就等落实几个细节就可以上报了。”

邵珩有些意外:“这么快?”

一般好位置拿到地都是用作储备,没个十年起步的囤着谁舍得动工,时间就是金钱,当然是拖得越久积累的价值越高。

叶希泽端起桌上的葡萄酒抿了一口,故作状态说:“要不怎么说今朝是业界天才呢,一个PPT就把老爷子说得热血沸腾,跟老爷子谈戎马一生,家国情怀,当场就拍板了。海城648米空中新地标,等着看吧。”

朱熹:“不,我说,这是怎么聊到家国情怀的。”

叶希泽笑了笑解释道:“以一己之力提升整个东城价值,这是一个退役军人对城市对国家的责任与担当,大概这意思吧。以后这项目还会配合政府人才引进,在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下,为海城逆市引资,老爷子当场拍板。”

叶家老爷子,当兵近20年,退伍后从商,对家国有着一般人不能比的情怀。

朱熹若有所思:“看来今朝还真有点东西。”说完转头看着邵珩:“后悔没,错过这么一块璞玉。”

邵珩笑笑,不怎么在意:“这些话难道不是每家策划公司的套话吗?”

叶希泽白了邵珩一眼:“在别人那里可能是套话,在今朝这里绝对不是。”

朱熹:\”说起今朝,我朋友不是弄了个什么传媒公司,之前还想签她当艺人来着。”

能当艺人,那自然是很漂亮了,周闻光没见过今朝,对传闻中的营销天才充满了好奇。

朱熹立马翻出手机,在网上找到几张今朝近照,拿着手机展示了一圈。

周闻光哗然:这哪里是璞玉,分明是明珠啊!

邵珩看来看周闻光口中的明珠照片,就,还好吧…网上这样的明星照片不是遍地都是吗?

朱熹看了叶希泽一眼,又拿手拐子杵了一下邵珩:“诶,你说她要是再来追你,你会同意不?”

邵珩想起前几天的那场表白闹剧,连思考都不曾便脱口而出:“那她只能得到和从前同样的结果。”

叶希泽闻言将酒杯置在桌上,力道有些重。

朱熹也是呼吸一窒,想起今朝的“结果”似乎有些惨,尬笑了两声“你还真是铁石心肠。”

邵珩闻言不置可否,他承认今朝生得漂亮,但确实不是他的菜,这怎么能怪自己铁石心肠。他又没有义务去回应每一个追求者的感情。

说到追求者,“那个关家明后来怎么样了?”

“人家叫张家明好吗,张家的二世祖。表白这事闹到他爷爷那去了,被扭送出国改造了。短时间内估计是回不来的。”

邵珩点点头,没继续深挖,转而又和朋友们说起了新的话题。

                           

原创文章,作者:嘿芝麻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4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