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peDiem《穿书后,疯批反派都真善美了》小说最新章节,简思唯,徐秋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书后,疯批反派都真善美了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CarpeDiem

简介:简思唯,一个自小长在红旗根下的美少女。一睁开眼,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刚刚看完的小说中。没记错的话,女主和男主虐恋情深,肝肠寸断。女主百般求饶,男主步步紧逼,只想红着眼把她揉碎在怀里。这不仅是追妻火葬场了,简直是全家火葬场啊!

角色:简思唯,徐秋白

穿书后,疯批反派都真善美了

《穿书后,疯批反派都真善美了》第1章 穿书了免费阅读

简思唯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酒店雪白的床单,以及不远处身穿……什么也没穿的男人!

她活了十八年,这还是头一回做这种梦。

她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梦而已,眼睛一睁一闭就没了。

少女怀春,很正常,就是今天的画面限制级了点,不像她这个母胎单身能想象出来的画面,感觉今天这个梦特别真实,还能闻到淡淡的酒味。

于是简思唯飞快地闭上眼又睁开眼,可谁知映入眼帘的还是酒店雪白的床单,以及不远处什么也没穿的……男人。

嗯,一定是刚刚速度太快,大脑还没清醒,这次慢慢来。

简思唯慢慢闭上眼,雪白的床单、床上的男人和这荒唐的一切在她闭上眼的时候统统消失,足足闭眼一分钟,简思唯才重新睁开了眼。

……?!!

这是什么史诗级恶作剧吗?

简思唯环顾四周,这酒店的高档程度,让她瞠目结舌,什么人会花这么大的血本整蛊她?还雇了个男人陪她睡觉?

不过这是木已成舟还是米刚刚下锅?简思唯一张脸皱得像包子,经常盈满笑意的眸子里此时充满了狐疑与惊惧。

然后她伸出手快速地摸了摸自己的前胸后背,还好,她还是一个完整的人,没有缺心少肺。

总不可能是自己睡觉睡得正香被人绑架到这了吧?

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那个多不可思议,都是真相。

简思唯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会痛,很好,根据前辈们的经验,她这是——穿越了。

没有无缘无故的穿越,要么是天有异象,九星连珠,要么是有个什么物件,月光宝盒之类的,或者是你嫌命长,吐槽书中人物的命运,穿书大神就会让你亲自上阵体验一下。最主要的是你倒了血霉,真的碰到了这种事。

同理,排除前面两个选项,就只剩下了第三个——穿书。

那么问题来了,小说也有很多类型,有大女主文,一个人就能叱咤风云,号令群雄;也有娇妻文,只用负责貌美如花和买买买;还有各种灵异文,没有主角光环早死上几百回的那种……

已知:现代,有男主,在酒店。

简思唯快速回忆着最近看的言情小说,希望自己运气好点,别穿到跟男主虐恋情深,掏心挖肺的那种小说中。

她刚刚还在庆幸自己五脏俱全,想继续好好保护它们。

开局就在酒店,按照套路来说,这应该是一夜情,这种文她看的不多。准确来说,只有一本。就是那本被朋友推荐,说是甜得天上地下仅此一个的小说——

《娇妻别跑:我是大佬心尖宠》。

这么古早的名字,要不是朋友推荐,这辈子她也不会点进去。

这本书甜吗?硬要说的话,《东宫》也是甜宠文,只要忽视掉男主杀女主全家等一系列丧心病狂、丧尽天良的事情,还是很甜的。这本书同理。

你只要忽视掉霸道总裁强迫爱,女主怀孕带球跑,一不小心遇车祸,孩子大人哪个保等情节,这篇文还是可以在遍地玻璃渣中找糖吃的。

只可惜,她看到大反派出场就没看了,她还记得大反派后期出场的时候已经定居英国,他的英文名好像是L开头的?

听好友说,大反派的公司是男主公司在Z城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反派后期第一次出场,就是男主深陷破产危机,反派打算一举收购男主公司,结果女主在一旁红袖添香,还远赴英国替男主求情,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反派放弃了收购计划,替男主解决了最大的忧患,陪男主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男主也终于真正爱上她,两人结束了虐恋情深,走向Happy ending。

但,原文女主也不叫简思唯啊!她叫林筱,她的官配是霸道总裁顾浩辰。

顾浩辰,不会就是……她身边睡的这个吧?虽然简思唯觉得女主很惨很可怜,很想帮她脱离火海,但她不代表她要使出舍身这一限定技。

一夜情,这是故事的开头,还好,来得及,她一定会在故事的开头就把这段孽缘给掐灭。

简思唯看了看地上散落的衣物,再看了看自己,衣服一件没少。这不就是她的睡衣吗?等等!她倒霉催的还是身穿?!!她不会是直接从天上掉下来的吧。

来不及思考太多,身侧男人的睫毛动了动,睁开了他那双据说三分凉薄,三分冷酷,四分漫不经心的眼睛。

嗯,第一次有幸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这种扇形图眼睛,简思唯对此许久的好奇心终于得到满足,怎么说呢,还挺好看的。

但现在可不是欣赏帅哥的好时候,是性命攸关的危机时刻。

“嗨,如果我说我出现在这里只是意外,出了这个门我们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说怎么样?”简思唯努力挤出一个微笑,状似友好地开口。

简思唯本身衣物就是穿戴整齐的,她的衣服就是她自己的短袖短裤的夏季睡衣,虽然等会要穿着睡衣出门有些不得体,但是做人格局要打开,命都没了还要脸干嘛!一个事实——树不要皮会死,人不要脸会天下无敌。

如果论跑,简思唯相信这个霸道总裁等等肯定跑不过她。

但显然简思唯低估了霸总文男主的力气,她还没跑出两步远,就被他抓住脚踝带回了床上。

“当了我的女人还想跑?”他邪魅阴柔的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其实说实话,这很像某些肠胃不好人士经常露出的表情。

而简思唯哭红了双眼,像只脆弱无助的小白兔,用哭腔抽抽噎噎地说:“对、对不起……”

然后男人勾唇一笑:“怎么?碰一下就要哭?那就哭得大声点,我爱听。”

滑天下之大稽,被人莫名其妙睡了还要给人道歉,这就是言情小说女主的一贯作风。

所以以上都是简思唯的想象,现实比言情小说靠谱那么一丢丢。

霸总还是抓了她的脚踝,然后客客气气地让她留步,但他脸上的神情却说不上友善,简思唯甚至感到了一丝阴鸷,但很快就抛之脑后。

因为她发现霸总居然这么彬彬有礼,哪怕赤裸着半身,却不显下流。

“抱歉,请留步。昨天我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不恰当的事?”

徐秋白压制住内心深处的破坏欲,维持着翩翩君子的模样。看来昨天那批人很有本事,他要重新好好掂量他们之间的合作了。

简思唯其实觉得他们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她只是凑巧出现在了徐秋白的床上,但是她觉得任由徐秋白误会也不是什么坏事。

简思唯看着徐秋白有些懊恼的神情,打算顺杆爬。

“现在这个情况下,你不至于希望我说没关系,我也有错吧?”简思唯当然不可能像原女主那种善良大度,无私奉献,她的话句句带刺。而且她感觉脚踝隐隐作痛,想必明天会青紫一片。

嘶,这男人力气真大。

简思唯隐隐觉得面前的男人像是在憋笑,然后空气沉默了一秒。

徐秋白确实觉得有些好笑,他从小到大,遇到过的女人很多,对他有心思的更不在少数。简思唯,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时代发展得真快啊,看着刚成年的女孩,就野心勃勃到愿意出卖身体来换取利益了吗?那些所谓上流人的生活,对他们的吸引力真是无法想象。

毕竟也没人能想到这么漂亮的皮囊背后藏着那么肮脏的灵魂,就连曾经的他也想不到。

“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见。为表歉意,我很愿意给你一笔不菲的赔偿。”如果你是无辜的话。

只可惜这个假设不存在。

简思唯挑了挑眉,放下翘了几分钟的二郎腿,饶有兴趣地问:“不菲的赔偿?”

这么说来,还能敲男主一笔竹杠,作为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立身之本。

看来只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女人,那事情可太好解决了。虽然看起来是自己玷污了她的清白,但徐秋白对自己超乎常人的自制力一向很清楚,昨天晚上,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个女人毫无疑问是在装疯卖傻,就让他暂且看看这个女人能把独角戏唱出什么水平。如果唱得让他满意,给二五铜板算是喝彩了。

霸总点点头,也不知他从哪里变出一只万宝龙的钢笔,在便签纸上写上一串号码。

“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简思唯接过他手上的纸张,指尖一不小心碰到了男人的手,只感到了凉意,有一丝警惕爬上她的心头。

“我可不是什么仙人跳。”

霸总点点头,于是简思唯继续说。

“我也没想讹你。”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哪怕原先世界的逻辑在这里还管用,但不能掩盖简思唯在这里没有任何亲朋好友,孤身一人的事实。

俗话说的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万万不能。

“这样吧,你说一个数。”这大概是砍价的小诀窍,先让对方说一个数,然后再砍,实在不行就走,这样比较容易成功。

“对我来说,这是无价之宝。”毕竟从来没有人有这个本领爬上他的床,如果她想,她完全有机会要了他的命。

所以这是想要白嫖的意思?!无价之宝,给不出价格就不给了呗。

简思唯眉头一皱,刚想开口就听到男人继续说。

“或许,我可以给你一张支票。我的承诺是,无论上面是什么都可以兑现。”经典戏码来了,这不就是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但霸总显然更大方一点。

这是一张空白支票,它不仅可以写数字,它可以写任何东西。

但是如果简思唯接过支票走了,她就会发现这张支票确实可以兑现,但兑现后会发生什么,徐秋白不敢保证。

毕竟身怀宝藏,总要担心恶狼来袭吧。

简思唯这下才静下心来仔细端详对面男人的脸,他不是那种剑眉星目,风流潇洒的类型。

他眉目清秀,不是说他长相普通,是指他的长相容易让人想到远处青山,尤其是空山新雨后,那种山野间带着湿润水汽的感觉。他垂下眼睑时,可以看到清晰漂亮的双眼皮。

这种帅气,与其说是俊朗,不如说是俊逸,是需要一定底蕴才能展现出的容貌,因为这种外貌与气质相辅相成。

这时男人也注视着她,他的眼中像有着最汹涌的退潮洪流,让人想要接近却被步步逼退,只能当个溺水者,永远上不了岸。

这种危险的魅力,徐秋白一向隐藏得很好,就像夜半昙花一现。

简思唯作为现役言情小说女主,拥有毋庸置疑的美貌。透过窗户的月光,倾洒在她雪白的肌肤上,一双清亮的眼眸像在沉思又像在出神,她像是一株在月下安静散发着幽香的铃兰。

简思唯在原本的世界里也只是一个刚刚准备上大学的学生,过了十八岁没多久,正在准备填志愿。

当然来到这个世界,上学的事可以先放一边。当务之急是,她没有身份。因为她是身穿,而不是魂穿。

她用真诚的眼光看向男人,微攥着拳头,有些迟疑地开口:“如果我说我失忆了,你能帮我吗?”

只能用无数前辈用过的失忆梗了,毕竟穿越这种事,就跟死的滋味只有死人知道一样,不足为外人道也。

男人像是有些讶异,但很快调整了表情,一如平常地说:“当然。不过,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好玩了。

失忆,挺新奇的招数。

“我叫简思唯。”

第一句话就露馅了呢,失忆的人怎么还会记得自己的名字,不称职的小骗子。

“你好简小姐,我是徐秋白。”

徐秋白?这个名字怎么好像没听过。

《娇妻别跑:我是大佬心尖宠》的男主不是叫顾浩辰吗?难道她没穿书,只是一夜情了?

                           

原创文章,作者:CarpeDie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84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