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少帅的护国战神娇妻很凶勿惹》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秦晚晚,霍连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少帅的护国战神娇妻很凶勿惹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瑶皿夕

简介:【现代言情+年代+女强+穿越+双洁+爱国】一朝穿越民国,秦晚从21世纪的雇佣军医变成了烟城人尽皆知的傻女秦晚晚。为了不被人当妖孽,她只能继续装傻,却总有不知死活的人以为她是真傻想陷害她。等她身体恢复,她吊打黑心莲,带兵打仗,守护华夏,击退敌寇,攻略城池,用最先进医术救死扶伤,名动天下。她惊才艳艳,病娇少帅对她情根深种,被世人称为战神夫妻。她以为自己的穿越不过是个巧合,直到臭道士告诉她……

角色:秦晚晚,霍连城

病娇少帅的护国战神娇妻很凶勿惹

《病娇少帅的护国战神娇妻很凶勿惹》第1章 醒来后,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她免费阅读

烟城。

一支迎亲队伍吹吹打打的穿过大街小巷,向着城西的霍家而去。

烟城人人皆知,今天是霍家三少霍连城的大喜之日。

据说霍家三少在外从军多年,昨日才刚回到霍家。

一回来就被霍母叫去,告知他今日大婚的事。

要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家立业也不是什么值得稀奇的事。

只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霍连城要娶的女子,秦家的二小姐秦晚晚,是烟城无人不识的傻子。

已经十九岁的年纪了,她还不会自己吃饭,不会自己穿衣,没人知道为什么霍家要给霍三少娶回去这样一位妻子。

迎亲花轿悠悠荡,唢呐花鼓声声扬。

秦晚晚端端正正的坐在八人抬着的红色镶金花轿之中。

她身着凤冠霞披,红唇皓齿,一条流云纱丝带紧束在纤细的腰肢上,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撒喜糖,放炮仗,大红灯笼开路,沿途吹吹打打。

好不容易,花轿才到了霍家。

花轿被缓慢的放在了地上,喜人在外大声喊道:新郎官踢轿门了……

喜人刚喊完,秦晚晚就感受到了一股劲风向着轿帘横扫而来。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霍连城身上有很重的戾气,想想也是,无论换做谁,都不会愿意娶一个傻子回家的。

所以,霍连城踢轿门的时候带上了几分武力。

秦晚晚抓住了身旁轿子上的木杆才堪堪的稳住了身形,红色盖头下的眼睛里忍不住出现了一丝薄怒。

“靠!!!!!”秦晚晚低骂了一声。

就在秦晚晚恼怒之际,一只骨节分明,修长但长满细茧的手从轿帘伸进了花轿之中。

看了一眼,秦晚晚便把自己嫩白如葱尖的手递了上去。

原本霍连城是不愿伸手牵轿中之人的,可是喜人催促的看着他,再想到轿子里的人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痴儿,把气撒在她身上一点用也没有。

最后,他还是不情不愿的把手伸了进去。

或是没想到女子的手这般细腻柔软,轿帘外的霍连城明显的怔愣了一下。

秦晚晚在那只修长有力的手的引导之下,款款的起身,下了花轿。

霍连城牵着秦晚晚的手进了霍宅,穿过宾客,走到了燃着红烛的精致堂前,堂前端坐着一对华贵优雅的夫妇。

女的叫江素云,是霍连城的母亲。

男的叫霍文启,自然是霍连城的父亲。

到了堂前,霍连城便自然的放开了秦晚晚。

喜人跟在后面进入厅堂,开始高呼拜堂:一拜天地。

看不见周围的情况,秦晚晚在喜人的帮助跪下,雪白的额头轻轻的扣在光滑的地面上。

喜人再喊:二拜高堂。

秦晚晚起身转回堂前,又对着高堂上坐着的夫妇跪下,向他们行礼。

喜人三喊:夫妻对拜。

秦晚晚和霍连城面对面弯腰叩首。

秦晚晚透过朦胧的盖头发现,前面表现还算是正常的霍连城,到了夫妻对拜这个环节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连腰也没有弯下。

不过,终于是礼成了。

喜人高喊:送入洞房。

在喜人的搀扶下,秦晚晚被送到了洞房。

将秦晚晚安置在床上之后,喜人便推门出去了。

秦晚晚感觉到屋中没有了人,便抬手把盖头从头上揭了下来一把扔在床上,接着又取下了头上有些笨重的头冠。

她起身打量了一番屋中奢华的摆设,身体总算是松懈下来,然后长长吐了口气。

平复了一会之后,秦晚才开始静下心来考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秦晚很清楚,现在这具身体并不是她自己的。

她原名叫秦晚,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雇佣军特种军医,一天前,她到战场上抢救被手枪打中的士兵,被流弹打中了。

陷入昏迷的时候,秦晚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

却没想到她还能再醒过来。

醒来之后,却惊异的发现,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而是成了烟城秦家即将出嫁的二小姐,秦晚晚。

和秦晚的名字,一字之差。

秦晚晚天生痴傻,今早也不知怎的就失足掉进了湖里,可能正是因为原主溺亡,秦晚才会机缘巧合魂穿到了她的身上。

秦晚晚脑中的记忆都还在,但是因为痴傻,记忆多是杂乱不堪的。

而且这具身体不止是痴傻,还有些羸弱,严重的哮喘使得秦晚觉得自己随时都可以为自己准备后事。

最要命的是,醒来之后,她还没来得及考虑出了什么事,就被一群人拉着换上了红色的嫁衣,送上了嫁到霍家的花轿。

一路吹吹打打,拜堂成亲,到现在进入洞房。

秦晚总算是有时间思考自己的处境了。

她透过大红色的床帐,环视了一下自己所处的新房。

一张红色杉木做成的大床摆在房屋的中间,床上铺着大红色的绸缎棉被。

床的左侧,有一张长形书桌,桌面的右侧,放着一台样式精美的留声机。

桌面的左侧是一个小型的楠木书架,上面摆放着几本看上去厚重的书籍。

根据脑海中混杂的记忆,还有屋中的陈设,秦晚晚大概对自己所处的年代有了一些推测。

她起身随手从书架上拿出两册书籍查看,却发现书册上所记载的历史朝代和自己所处的时代并不完全一样。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时代刚刚推翻了皇权,和动荡不安的民国有些相似。

看了几眼,秦晚便把书籍重新塞回书架。

书塞回去的样子和原本的摆放不差分毫,足以见得秦晚心中的谨慎。

书桌对面有一座镶嵌着珍珠的梳妆台,台面上有一面光洁华丽的铜镜。

秦晚起身,坐到了梳妆台上面的铜镜面前。

女人都是爱美的,秦晚也不例外。

端坐在铜镜前,秦晚看着镜子里巴掌大的小脸,脑海里只浮现了两个字:惊艳。

一张脸像是瓷娃娃般的白皙无瑕,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青涩,小巧玲珑的鼻子,樱桃一样的红唇,一头青丝垂在盈盈一握的腰肢上。

倾城之色,也不过如此了。

秦晚感叹了一声,只可惜原主是个痴儿!

到了现在,看清了镜子中那张和原来的自己完全不同的脸,秦晚只能完全接受自己魂穿异世的事实了。

也罢,反正她在现世也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不过是换个身份活着。

魂穿便魂穿吧!

反正她早厌倦了前世在雇佣军队伍里枪林弹雨的生活。

既然来到异世,占用了秦晚晚的身体,以后,她便以秦晚晚的身份好好的活下去。

虽然对现在的世界还不了解,但是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雇佣兵,在哪里不能好好的活下去?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先调整好自己,至于其他的,也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原创文章,作者:瑶皿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66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