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神一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姜门牙,邢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匪神一怒

小说:玄幻

作者:不肯带愁归

简介:公主!?喜当爹换你娶不娶?执事!?掏大粪换你干不干?悲欢苦,聚散苦,生死苦,唯有长刀美人不苦!杀一人者,匪。杀万人者,神!这是一个捅破天的故事。

角色:姜门牙,邢头

匪神一怒

《匪神一怒》第1章 早砍早干净,早死早超生免费阅读

“你,长高了?”

“对呀!”她双眸流离生辉,“为了让你吻我的时候,不那么辛苦嘛!”

姜门牙心如暖阳,感激的问:“那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平了万里怒涛的北海……”

“愿意效劳!”姜门牙凌然转身,拔出背后封神邪刀,切三千里风云,荡平无数纵横的高山峡谷!

一己之力,一瞬之间,移山填海,广袤波涛变一马平川。

“你可还恨他们戏耍于你?”女子胸脯起伏,深吸一口气问。

“恨!如何不恨?”姜门牙拥美人入怀,闭上双眼,“那些羞辱,欺骗,玩弄,冤枉,我全都刻在骨髓里。明日,我便杀上昊天神殿,从那个家伙开始,一个一个的宰!”

“宰?就凭你!”天上传来一声宏大的质问,须臾间,阴云密布,万千神兵神将,横亘在天际!

姜门牙喝一声:“来得好!”

宏大的声音铺天盖地,“堂堂神界公主许你,你不要,却搂着个人人唾弃的婊子?众神执事许你,你不要,却甘愿做个无权无势的贱民?千古第一的不识抬举!”

“公主!?喜当爹换你娶不娶?执事!?掏大粪换你干不干?”姜门牙长刀指天,气笑了!

宏大声音再言:“法不可恕,奉天之罚,我要灭他六道轮回!”

“喏!”山呼海啸,震耳欲聋。

姜门牙邪魅一笑,轻声问:“美人,敢与我同赴一场生死奇局否?”

“八荒六合,哪件事我不敢为?”

姜门牙携挚爱在怀,以头撞东海之仙山瀛洲。

悲欢苦,聚散苦,生死苦,唯有长刀美人不苦!

童谣里曾唱道:老鼠一旦吃了盐,蝙蝠就上了天,乘着荒凉的风,在黑夜中肆意迷乱。

光阴倒流。

东海之滨,一座断头台旁。

“杀了他!杀了他!”

“早砍早干净,早死早超生!”

喧闹的人群对砍头,万分期待……

姜门牙望着黑压压的一片,心中无比委屈。

他眼含热泪,大喊一声:“冤枉!冤枉!我没罪!”

身侧的两个狱卒,立刻呼喝一声:“闭嘴!死到临头还嘴硬。”

“我真的是冤枉的,两位官爷,求你们替我说句话,我真的没罪!”

“去你娘的,来这的,没一个不说自己冤枉的!”狱卒抬脚蹬在姜门牙的大腿根,将其踹翻在地。

“天底下,难到就没有讲理的地方了吗?”姜门牙怒吼。

狱卒冷哼一声,啐了口唾沫,“官府就是讲理的地方,可惜不是为你开的。”

“没有证据,只听一面之词,就定我的罪,凭什么?!”

“就凭你这幅长相,一副该死的臭德行!”

又是一脚,刚爬起来的姜门牙再次摔倒,两颗门牙狠狠地撞到断头台的台阶上。

“哈哈……”两个狱卒捧腹大笑,其中一个讥讽道:“不说别的,就冲你嘴里这两颗兔牙似的大门牙,也没冤枉你!”

姜门牙心如刀绞,怒火中烧,“我长了两颗门牙和我是否犯罪,有什么关系?我才是受害者!”

另一个狱卒挠挠裤裆,“你也配?哼!受害者呀,都是善良清纯,我见犹怜的人才行。你一副假正经的书生模样,早该死!”

连推带搡,连打带骂,两个狱卒把高个青年一步一步的轰向鬼门关。

所谓正义无外乎道德,所谓道德无外乎律法,所谓律法无外乎官定。说你死罪,你非死不可。

这时,一个红脸汉子出现在断头台上,悠闲得很。

“赶快!砍完他还有正事呢!”

狱卒连忙点头,“遵命,邢头。”

“官爷,求你听我一句话,不要错杀了好人!”姜门牙扭头大喊。

邢头的面皮更红,一挥拳头,吼道:“你跟老子叫唤个啥,你若没罪,谁能把你送到俺这断头台来?”

姜门牙口不择言:“红皮猪,你知道个屁!”

哎呀!一不留神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这怎么行?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

姜门牙立刻改口:“红脸官爷,我真的没罪!你去问那牛家庄的女猎户……”

话音未了,邢头突然消失,竟然真有一头红皮猪出现在断头台上。

姜门牙和两个狱卒目瞪口呆,一时说不出话来!

心念电转,姜门牙回想起夜里做的一个梦。

梦里他饥渴难耐,看到一块红色石头,心想,若是一头烤乳猪,我能一口吞掉半个。如此想着,居然真的实现了。

红色石头冒出一片红光,变成了外焦里嫩的烤乳猪。

姜门牙的口水,呼呼的往外流。

梦里变出了烤乳猪,而现实中,自己一句话,把邢头变成了红皮猪。

难到,我有什么特异的法术?能够美梦成真……

噗!

眼前红气一闪,红皮猪消失,邢头再次出现……

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台下的百姓更是没几个注意到。

“哎呀呀!终究是白日梦一场……没罪的人偏偏要被砍头!”姜门牙仰天长叹。

“闭嘴!断头台是庄严肃穆的地方,你少要放屁!”邢头对自己方才的奇异变化,好像毫无察觉。

忽的,邢头的脸上闪过一丝坏笑,捋着狗油胡问:“你刚说什么?你没醉……啧啧啧,真的没醉?难到……”语气渐渐变得轻佻。

他从腰间摘下一个红皮葫芦,“啵”的一声拔开塞子,顺势捅到姜门牙口中。

咕咚咕咚!

青年双手双脚被捆,躲都躲不开。

邢头一龇牙,问:“醉没醉?”

越是劣质的酒,越是辛辣刺鼻。

姜门牙被呛得涕泪横流,剧烈咳嗽,根本无法应答。

倒是两个狱卒颇为默契的替他答道:“醉了!这次必须有‘醉’了,简直大‘醉’特‘醉’!”

邢头一甩脑袋,大声命令道:“姜门牙年方十七,游手好闲,偷盗他人锦衣一件,散播地震谣言一句,强暴良家妇女一名,罪名坐实,三罪合一,他已当众认‘罪’!立刻行刑!”

人群中,有个年轻女子挺着白花花的胸脯,一副挑逗神情,看着台上的一切。

与此同时,姜门牙也看到了她!

青年睚眦欲裂,撕心裂肺地大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终有一天,我会让玩弄我的人死无葬身之地!这辈子不行,那就下辈子!”

下辈子?台下的女子噗嗤一笑,充满了嘲讽。

“啧啧啧……不识时务,真是死性不改呢!”

此时,台下弥漫起一股厌烦情绪来。

“要杀就赶紧杀,我们都还等着呢!今日又不是来看别人的。我们起个大早,无非是为了看江洋大盗大棒骨被砍头的!”

“对啊!杀个狗屁姜门牙有什么好玩的……听说大棒骨有十七根手指,两个鼻子,还有三条腿,骨头里的骨髓都比常人多五斤!”

“要不说,人家叫大棒骨呢!夜黑风高,杀人越货,手持一根大棒骨,抡遍天下无敌手!”

“你们都是放屁!大棒骨除了个子高之外,跟你我没区别!我兄长就是被他抡死的,今天我一定得用窝头蘸了他的血,回去埋在坟头里!”

“下去吧!下去吧!吼吼……谁要看宰兔子嘛,我们是来看大棒骨的!”

姜门牙的意识奇乱无比,双耳之中,如有万千苍蝇逡巡萦绕。

该死的是谁?

我姜门牙只不过是帮寡妇挑水和救乡亲们于灾祸,却无端被扣上三个可耻的罪名。

真是天下第一等的冤枉!

更何况,连上断头台这种,在自己想象中本应充满悲壮的情景,都被安排的如此浮皮潦草,让他情何以堪呐!

今早,姜门牙是被临时抓来充数的。

因为官府要杀江洋大盗大棒骨,以震慑各处绿林悍匪。

为彰显行刑之隆重,故在砍杀大棒骨前,要先砍一个无足轻重的犯人,祭一祭铡刀!

天上有一只鸿鹄飞过,其白色的双翅犹如两把温柔的钝刀,割开白云,划破天际。

断头台中央,姜门牙被邢头像拎死狗一样,噗通一声,扔在铡刀跟前。

“开~刀~”邢头挥舞着红皮葫芦,对着刑场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喊到,似是在宣告一场盛大的典礼。

这一句话,犹如一个开关,令喧嚣的人群,迅速安静下来。

现场,变的鸦雀无声,而无声之中,一双双眼睛迸发着光芒,折射出对姜门牙死亡的麻木。

因为麻木,所以期待!

只能说,姜门牙很失败,连死都没人可怜……

活该!谁叫他只是调料的“姜”,别人才是色香味俱全的“大棒骨”呢!

铡刀锋利无比,寒光森森!

邢头打了个饱嗝,大喊:“行~刑~”

“人间负我!”姜门牙绝望地惨叫一声,似是要跟这天地作最后的告别……

即便他心中有再多的不舍,再多的仇恨,再多的抱负,都无济于事。

十七年的人生,即将戛然而止!

头上的铡刀,曾在两年前铡了自己心爱的妹妹,此时,闪烁着寒光,映射着人群。

或许,兄妹俩能死在同一口铡刀之下,也算是一种奇怪的缘分吧……

不对!去他娘的,这算哪门子的缘分?明明是不公和阴谋!

一股汹涌澎湃的杀意在青年体内激荡,似乎下一刻,就要决堤而出!

力量,绝对的力量,逆风翻盘的力量,绝地反杀的力量,你在哪里?!

姜门牙死,天地平淡八百载。

姜门牙活,乾坤祸乱一百年!

这,是定数!

                           

原创文章,作者:不肯带愁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66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