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墨爷的小夫人揣着崽跑路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虞汐,汐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急!墨爷的小夫人揣着崽跑路了

小说:萌宝

作者:蛋卷卷

简介:人尽皆知,她虞汐是墨爷买来的女人 撕毁协议,她褪去伪装,没想到尽惹来各国富豪争先求婚 鬼马影后是她 神秘杀手是她 金牌车手是她 失踪千金也是她 再度相遇,是订婚宴上 他说,好久不见 她也微笑着伸手,您好 彼此都生疏且淡漠 不像当年,他在主卧的沙发扣得她手腕通红 那是更早之前 她还在扮演着他的金丝雀

角色:虞汐,汐汐

急!墨爷的小夫人揣着崽跑路了

《急!墨爷的小夫人揣着崽跑路了》第1章 恨,重生之前免费阅读

“不要,求你了,宝宝别哭。”

奢华的酒店房间里,虞汐的眼睛死死看向宝宝的方向,听着襁褓中的宝宝,呼吸越来越微弱。

镜子里的女人浑身光裸,长发掩面,只有腿上半遮半掩的黑色蕾丝袜,勒在饱满的大腿肉上——

那是男人的恶趣味。

她浑身皮肤遍布着青紫的鞭痕和指痕,纤细的手腕上锁了黑色的铁链。

男人往日里温柔的声音,此刻却冰冷刺骨。

“不要?你忘了借着学钢琴的名义,无数次爬过我的床?”

“什么宝宝,看清楚,这是你被多人凌辱生下的不知是谁的野种。”

说着,薄承洲干脆将浑身赤裸的虞汐拖行至婴儿车边,摇篮床里躺着的宝宝气息微弱,脸蛋涨红,满脸是泪!

宝宝已经久未进食,流着眼泪想要表达,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哭声。

一声比一声微弱!

虞汐想要安慰宝宝,

她疼得心都在滴血。

这是她的孩子,宝宝已经两天一夜都没有进食了啊!

薄承洲看向摇篮车里的婴儿,“虞汐,看着,从你害死阿锦的孩子,你就要知道,自己该有这么一天,我要你看着,看着你的孩子活生生的被饿死在你面前!”

宝宝已经没有了呼吸。

呆呆地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

逐渐松开的小手手,那么嫩又那么软,但已经没了血色!

虞汐眼睁睁地看着宝宝饿死在她面前,眼里留下什么,溅在手背。

是血。

泪已经流干了。

她根本不知道,这个昨天还把她拥在怀里给她承诺会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为什么今天会性情大变?

“承洲,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男人死死捏住她的下巴,“虞汐,阿锦当年有多相信你这个可笑的闺蜜,你却害死了她的孩子。”

“我最后说一遍,她的孩子是她在怀孕间不听医生劝阻乱用药物,不是我害死的。”

“那个孩子,不仅是阿锦的孩子,也是我唯一想要的孩子。”

虞汐血流满面。

她想用体温将宝宝的尸体捂热,

却被狠狠踹倒,跪在地上。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闺蜜荣锦怀孕,怀的竟然是她未婚夫薄承洲的孩子!

那她算什么!

他们这十年到底算什么?!

那一年的夏日,茶靡花开,她认识大自己七岁的薄承洲,从此后,他几乎把她宠上了天。

哪怕他从未说过要娶她。

虞家被执行破产清算的时候,决定舍弃她这个拖油瓶一样的女儿,如果她没有去处就只能等死。

是薄承洲在茶靡花开的时候,为她伸出了温暖的手,那时候他真的是温柔至极。

——汐汐,我来接你回家。

——回哪?我已经没有家了。

——给你一个家好么?

——汐汐是最漂亮的女孩子……不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她喜欢了她十年啊!

为什么不可以相信她一次,就一次啊!

虞汐笨拙地朝婴儿车伸出手,下一秒,手指被一排钢钉死死钉在地板上。

“不要不要——!!”

宝宝幼小的身体,从摇篮车的上空高高坠落,摔在地板,一动也不动。

“不要了!不要了,宝宝还不会说话,还没有学会叫一声妈妈,所有恩怨让我来承担吧……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把宝宝还给我啊!”

她突然发了疯似的挣扎,顾不得血肉撕裂的疼,手脚并用,朝宝宝滚落的尸体爬。

马上要抱住宝宝的时候,杀手们怪笑着把宝宝捡起来举至半空,她又拖着浑身是血的身体爬过去,疼得眼鼻都在滴血,她依然努力伸直手去接。

快要接住了,又被一脚踹开。

“还给我……宝宝……给我啊……”

终于接住宝宝了,她的脸却被皮鞋狠狠踩在地上,虞汐将宝宝冰凉的小身体紧紧抱在怀里。

砰地一声轻响,另一个杀手将扣动扳机的枪口对准她的脑袋,鞋底狠狠地碾着她的手,直至碾得露出红白的骨头来,她依然,死死地将宝宝抱在怀里,试图暖和过来。

这一次,她没能做到。

不知过去多久,她的身体也变得和宝宝一样冰冷——

她看见薄承洲离去前的口型,结束了。

她听见荣锦得意而嘲弄的笑,你输了。

是啊,她扯了扯唇角,我输了,不是输给他更不是输给你,只是输给我自己并没有泯灭的人性而已,

如今,该泯灭了!

扳机被扣动,她闭上眼睛,枪声随即响起——

“嘭!”

虞汐霍地从梦中惊醒。

她坐在床上,脸色苍白,浑身是汗。

用手捂住自己炸裂般疼痛的脑袋,抬手之际,恰好看见梳妆镜中映出的自己。

她有片刻恍惚。

她的指节细如豆蔻,瓷白,新涂的甲油红得滴血,全无伤痕。

至于头疼——

她细细摩挲着脑袋的纱布。

这不是枪伤,是车祸。

虞汐记得,这是自己十年前为了筹外婆的医药费,跑地下赛道出车祸而光荣挂彩的模样。

这年的她,还没有认识薄承洲,和荣锦还不是闺蜜。

更没有孩子。

……她明明已经29岁!

为什么会这样?

意识到某种可能。

她的心脏跳动愈演愈烈……

虞汐坐在破烂的单人沙发像是傻了一样坐了很久。

突然地,她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明明在流泪的眼睛,神情却凄冷无比,比怨魂还要冷厉,仿佛是朵刚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曼陀罗花。

既然重活一世,有些事,她就不允许它们再发生!

这一世,她不要爱情不要亲情更不要可笑的闺蜜情!

她虞汐,要么不嫁,要嫁就嫁全华国最有权有钱的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蛋卷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66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