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王妃:我靠音乐系统富甲一方》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裴舒,杨大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王妃:我靠音乐系统富甲一方

小说:种田

作者:江点萤

简介:【穿越+甜爽文+系统+种田+女强男强】她是二十一世纪著名音乐学院作曲系的才女,一朝穿越,成了裴家不太受宠的女儿,好在还带了一个全能系统,撸起袖子就是干。为了让村子脱贫致富,带着村里人组建乐队全国巡演,做美食,开钱庄,买田地.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某天突然发现一直帮助她的男子竟是权势滔天的淮王!而她一跃成了淮王妃。婚礼当天,丞相府送来天价珠宝,扬言给自家小女作嫁妆,兄长直接送来数百张地契.

角色:裴舒,杨大龙

农门王妃:我靠音乐系统富甲一方

《农门王妃:我靠音乐系统富甲一方》第1章 穿越到最穷的村免费阅读

【叮!宿主快别睡了!】

一道闹铃般的声音在耳边不停地叫,裴舒眉头紧蹙,这才刚躺下没多久啊!

难道她穿回去了?

猛地睁开双眼,环视四周,这不还是那个破旧的茅草屋,自己身上穿着的也还是浅绿色的齐胸襦裙。

唉,没有回到二十一世纪,还留在架空的棠月国。

五天前,她意外穿越到了一个热爱艺术的国家,还绑定了一个音乐财富系统。也好,自己可是著名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啥不会啊?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根据系统的记忆回顾,她是穿越到了棠月国的载星村,一户在瓦舍勾栏中从事卖艺的人家,碰巧的是她和原主是同名同姓。

原主因为在排练节目的时候不小心从戏台子上摔了下来,当场昏迷,连着几天未醒,她的阿耶裴大吉便动身去了邻国寻求神医。

哪想到裴大吉刚出发三个时辰,裴舒就醒过来了,不过已经不是之前的裴舒了。

通过系统了解到,裴舒生活的村庄是棠月国最贫穷的一个村,棠月国虽然经济还算是发达,但是载星村的村民大多是瓦舍勾栏艺人的后代,除了会一些技艺,其他的也不怎么会。

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来自瓦舍勾栏的演出,无奈这些年一直被一些奸诈之人针对,没能拿到勾栏的固定演出权利,所以也就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许多年轻人都选择了去做其他工艺。

说起瓦舍,这是古代人娱乐的一个地方,是大城市里娱乐场所的集中地,相当于现今的戏院。瓦舍里面搭有棚,遮蔽风雨之用,棚内设有勾栏,勾栏便是用来表演的戏台子。

大棠都城是棠月国的首都,这里就拥有全国最繁华的瓦舍。

瓦舍里有十座勾栏,供周边的十二个村作为固定演出场所使用,因为村比勾栏要多,所以每一年都会用比赛投票的方式来选出十个村代表,每个村获得一个勾栏固定演出场所一年的使用权。

【该出门了!宿主!】

见裴舒坐床上发呆,系统好意提醒。

裴舒不紧不慢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才挪动脚步去开了门,茅草屋的门其实就是几个木板拼接在一起的,推开一块木板。

瞧见外头是烈日当头,炙热的太阳烘烤着大地。

裴舒本已抬起的脚忽然有些迟疑,连门外边上的竹子热的都打不起精神,自己这么暴晒,还没有防晒霜,真的有点欲哭无泪。

“你能不能给我搞个防晒喷雾啊?”裴舒问系统。

【本系统是很穷的,买不起,主要还是宿主你是个穷鬼!】

裴舒:“…….”

这丫的,是个很会损人的系统吧!

因为明日便是一年一度的勾栏争夺赛,虽然往几年都没有拿到勾栏固定所用权,但是裴舒觉得还是有必要去争取一下。

刚穿越来的时候,身体还留了一点原主的希望,她在昏迷之前还一直惦记着这次的比赛,期望这一次比赛村里能拿下一个勾栏名额。

因为原主陷入昏迷,她阿耶裴大吉还去了邻国,村里的人都觉得这一次也还是没有希望的,便都决定放弃了。

裴舒醒过来之后,决定去组织村里的艺人,继续排练。

但大家兴致都不怎么高,甚至有人冷嘲热讽,只有自己从小的玩伴,周家的两兄妹愿意一起,后来也加入了一位村里擅长奚琴的老人杨大龙。

载星村距离瓦舍有五里路,裴舒顶着大太阳走到了街市之中,街边都是一些商铺,还有卖冰糖水的,但是价格有些昂贵,因为他们的冰是在冬天取来贮存在地窖里,夏天才拿出来用。

摸了摸荷包里的钱,还是咬咬牙放弃了,裴舒心想,这二十文钱是目前最后的家当了。

路口交叉纵横,裴舒有些记不清去瓦舍的路是哪一条了,突然瞥到路口处蹲着一个小女孩,面黄肌瘦,一看就是饿的,在她面前是一个小破碗。

小女孩头发蓬松,身上穿的衣服也很脏乱破旧,这么热的天还得在街上乞讨,小脸都被阳光直射的红透了。

裴舒径直走到了卖冰糖水的店。

“掌柜的,来碗冰糖水。”

“好嘞!”店家一看来了生意,乐呵呵的去盛冰糖水。

“三文钱。”

接过店家盛好的冰糖水,裴舒从荷包里拿出三文钱递到了他的手中。

“小妹妹,这个给你。”裴舒声音清脆动听,小女孩闻声抬起头。这时裴舒才看到了小女孩有双很清亮的眼睛。

她明显有些局促:“姐姐,给我的吗?”

裴舒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小女孩接过,小女孩好像是认真思考了一番才伸出手来。

“谢谢姐姐。”嗓音稚嫩柔甜。

【宿主,你的善良感动到了我,特别为你赠送50积分!这是你的第一份积分。】

系统突然换了个哭腔的声音,裴舒挑了下眉,对了,这个系统采用的是积分制,系统里面的东西都需要积分来解锁。

【别发愣了,你的伙伴们等不及了!】

系统又在催促,裴舒顿时感到一阵无语,这个家伙一天天像自己的管家一样。

裴舒和小女孩告别后准备继续往前走,才刚站起身,背后就传来一句:“姑娘,且留步!”

裴舒回过头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了,掌柜的?”是刚刚的冰糖水店家叫住了她。

“姑娘,这个给你。”

只见他小步跑了过来,手里端着碗冰糖水和一把扇子,见裴舒一动不动,店家又笑道:“这是一位公子让我给你的。”

裴舒下意识的想要抬手,继而想起些什么,只能作罢。公子?自己初来乍到的,也还没有认识什么公子哥呀!

“哪位公子呀?”

店家闻言侧过身用右手里的扇子指了指对面茶馆的二楼,顺着手势,裴舒抬头便瞧见了一个正转身的背影。

那人穿了一件浅竹绿的广绣翻领长袍,里衣是素白色的,一瞬,裴舒想起了八个字,温润如玉,翩然清新。

再就是那张脸,总感觉在哪里见到过,好像在梦里?还没有等到裴舒反应过来,那人便扬长而去。

“姑娘,你还是接着吧。”

那位公子突然来到店里让自己准备一碗糖水,又留下了一把折扇,给了自己一两白银让他帮忙转交给刚刚买冰糖水的女子。

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啊。

热风拂过裴舒的脸,柳眉下一双水灵的杏眸转动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喝了冰糖水之后将碗递给店家,拿着折扇便马不停蹄得赶到了瓦舍的排练场地。

一到瓦舍,原主的好姐妹周瑜便出来带自己去演出排练的地方,这几日他们都是在村子里练习,明日便要比赛了,于是每个村的艺人都来瓦舍勾栏里排练。

进入瓦舍里的一个棚子里面,棚子外观看起来还算是金碧辉煌,但是勾栏里就有些破烂不堪,边上没有栏杆,再看序号是第十。

果然,裴舒心里也有个底了,往年都没有得到过勾栏使用权的载星村,分到排练的场地自然是不如其他村了。

“舒舒,我们练习的差不多了。”

裴舒刚到勾栏里,一个穿着素白长袍的人便开口,讲话的人是周川,周瑜的哥哥,也就是原主从小的玩伴,住在裴舒家的隔壁。

今儿因为裴舒感觉身子有些不适,于是便留在了家中睡了个午觉,他们就先过来勾栏里练习。

“好,那我们一起来排一次。”

裴舒她们经过几次的商讨,最后决定在之前的器乐合奏的基础之上,加上人声,将乐曲丰富一些。

“小舒,你唱到最后的时候,记得要渐弱。”

说话的人是杨大龙,通过记忆,裴舒也知道了他和自己的阿耶一样喜欢演奏奚琴,这一次裴大吉外出了,虽然已经写信加急给他,告知自己已经平安无事,也不知道有没有送到。

而这一次的合奏,奚琴占据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她们便找了杨大龙。

“好的,大龙阿翁。”裴舒回道。

参赛的曲目叫《载星》,这个是载星村的村歌,因为经过多年的口头相传,大家也都熟悉一二,于是这一次周川对词进行了部分改动,添加了一些载星村年轻人对村庄的一些期望。

周川擅长萧和笛子,以及创作话本,这一次负责的是萧的部分,刚开始会有一段独奏。周瑜演奏的乐器是笙,而杨大龙负责的则是奚琴部分,还有一段尾奏由杨大龙和周川重奏。

这些都是裴舒设计好的,通过这样有层次感的去表演,效果会比之前更好一些。

而裴舒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负责唱的部分,这古代的乐器自己也不会啊,在学校里学习的也就是只有钢琴和吉他,古筝倒是也会一点儿。

因为默契度很高,大家合作的好,她们练习了三次之后就让周川先带杨大龙回去了,周瑜和裴舒留下来,继续练习唱的部分。

“呦,真有意思!”

正当裴舒她们练得起兴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女声在勾栏门口响起。

闻言,周瑜率先抬头望过去,见到来人,咬牙道:“乔二梅。”

乔二梅?裴舒记忆没有这个人的记忆。

“怎么,傻愣的看着我,看样子是真摔傻了。”乔二梅挑眉看向正呆愣的裴舒嗤笑。

呃,裴舒一阵无语,我不过就是在问一下系统,这个人是谁吗?

【远离这种人。】

系统说了很多之后,再次提醒裴舒。

此人是大棠都城顺义村的艺人领头,约莫大裴舒她们三岁的样子。

因为两个村的祖上有一些过节,所以这些年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比赛的时候还会出现他们顺义村带来的黑幕!没错就是有内定。

这个乔二梅凭借着自己是当今乔贵妃的侄女,处处对载星村欺压。

“你说什么有意思?”

裴舒起身冷声问道,见状,周瑜仔细瞧了她两眼,不由得有些佩服,自从上一次摔了一跤之后,总感觉自己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好姐妹性格好像变了。

“哈哈,你们还要唱你们的村歌吗,去年不就落选了。”

乔二梅话音刚落,站在她身后的几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纷纷捂嘴偷笑。

连着好几年落选,裴舒不免有些怀疑其中的内幕了。

裴舒走近乔二梅,语气冷然:“即便落选又如何,我们唱了我们的村歌,传承了我们的本村文化。哪像你们,都不知道你们的第一是怎么来的。”

“你算什么东西啊?”自己可是当今乔贵妃的侄女,这个大棠都城最贫穷的村的村民竟然敢对自己产生怀疑,乔二梅伸手想扇裴舒。

不等她伸出手,裴舒就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紧握,直接扣住手臂扭了一下。

“啊!”一声叫喊,响彻勾栏。

“舒舒,停手。”周瑜都愣住了,反应过来一个箭步跑过去拉住裴舒,毕竟这人真的不好惹,要是她再去裴舒家添油加醋一把,裴舒又会被欺负。

乔二梅被裴舒这一下搞的有些气急败坏,又想到这里是在修内司管理下的勾栏,不敢惹是生非,便低声吼:“裴舒,你给我等着!明天你死定了。”

说完就带着那几个女子跑了。

“哎,怕她们做什么。”裴舒叹气。

周瑜还是感觉有些疑惑,便开口问道:“你忘记了吗?上一次排练就是因为这样,然后才出那事儿…”

嗯?难道自己摔下戏台子是因为乔二梅?

“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应该一直忍让。”良久,裴舒才淡淡开口。

周瑜闻言,脸上也浮现些无奈之色,这个年头,没权没钱的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原创文章,作者:江点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oyang.net/66063.html